菜单导航

合租床位订共享帐篷……租不起房的世界五百强员工

作者: 仙阁故事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23日 17:13:28

  美国房价最高的十个城市都在加州,而硅谷独占其中十分之七。这里密集分布着科技巨头,2004年谷歌上市,2012年脸书上市……每一次科技公司上市,硅谷就多出几千名新富豪,房价必然上涨一波,加上湾区原本就地少人多,买房成为普通人不可企及的目标。

  就连科技公司的年轻员工也可能买不起新房、租不起离公司比较近的公寓了,毕竟仅仅一个谷歌,在硅谷就有4.5万员工,要想住得近,租房就得花掉一半工资。

  除去高收入的科技从业者,硅谷的本地居民、蓝领阶层面临的困境更难摆脱,他们无法享受科技公司的红利,却被迫搭上了房价、房租与科技一同上涨的班车。贫富差距之大,在硅谷催生了一个新的经济阶层:有工作的流浪者。他们有工可做,却无家可归,总人数在2016年就超过了1万人,他们可能是零售店店员、厨师、水管工甚至教师……

  1成年的硅谷年轻人都搬回家住了

  不是每个家庭都有运气等孩子长大后空巢,特别是当你住在硅谷。

  布兰登今年24岁,和很多无力承担硅谷高昂生活费的千禧一代一样,最近搬回了父母家,加上家里还有7岁的妹妹和4岁的弟弟,这对母亲而言,不能不说是个打击。

  根据一项对美国人口普查数据的分析,全美有1400万年轻人住在父母家。在湾区和硅谷一带,超过五分之一的23-37岁的年轻人与父母住在一起,即使在经济景气、失业率很低的时候,年轻人仍然选择居住在家中。“千禧一代面临双重打击,他们背负着有史以来最沉重的学生贷款,又生活在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住房危机之下,他们的收入则在最低的阶梯”,除了搬回父母家,别无可选。

  让一个已经成年的子女回家,每个家人都要付出巨大转变,具体到如何分配家务、要交多少房租、谁负责购买生活用品、谁来打扫卫生、是否可以留朋友过夜……

  布兰登住在家里没有交房租,他需要省出钱来支付学生贷款,所以他下了班负责照看弟弟妹妹和猫咪,出门扔垃圾,他的手机话费都是妈妈帮忙充值的,因而面对家长抱怨他浪费钱买动漫和手办时,他也只能听着。

  2硅谷的林荫大道上停满了房车

  硅谷南部圣克拉拉郡的山景城是个人口约7万人的幽静小镇,因坐落着谷歌、微软等而闻名。走在山景城的林荫大道,房车占据了行人的视线,住在这里的都是负担不起房租的硅谷人。

  艾伦有一份全职工作,在圣何塞州立大学做英语讲师,她白天授课,晚上睡在车里,就着车里的灯光备课、评改作业,在学校食堂或者教堂里吃饭。

  一位24岁的姑娘也住在房车里,她在接受采访时要求隐去姓名,不希望被她的雇主发现她的真实生活,她通过网络申请成为了谷歌的保安,当第三方人力公司给她发录取通知后,她搬到了公司附近的山景城。最初也考虑过租个小公寓,但是这样下来挣的钱所剩无几,根本存不下来,“公寓每个月最少要花2500美元。”所以她选择了每个月800美元租住在房车里。“空间很小,活动受限制。”

  33岁的园艺师贝尼托住在山景城的房车里,每个月付1000美元。两年前,当他的房东把月租涨到3000美元以后,他再也租不起房子了。于是他和怀了孕的妻子住到了房车里,“从那之后,我感觉自己失去了一切。”两年后,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蓝领们经常自我安慰,节省出的租金存起来总有一天可以买房,但是在豪宅林立的硅谷几乎是不可能了。

  3租一个床位一个月1200美元

  2015年,有个硅谷居民把自家后院的帐篷作为一个“空间”放到共享平台出租,定价900美元一个月,原本他只是想开个玩笑,结果真的有不少订单,“租客”们大多是来硅谷找工作的年轻人,负担不起租房和酒店。这样的“共享”对他们而言已经是物美价廉了。

  加州新一代的创业精英大概要在房车或合租床位中诞生,为了加州的年轻人能够有地方落脚,一些公司为他们设计了新型生活空间:共享住宅。其实就是合租床位,模式等同于学校公寓的延伸,一堆人租住在一起,上下铺,每个人一个床位,价格低廉:只要1200美元一个月,还不用付押金。为了从两小时的通勤时间解放出来,雷耶尔现在就住在床位房里,他是个23岁的程序员,在这里能和一群相似的人住在一起,说不定能碰撞出什么呢,他也就不在乎没有隐私了,况且他是巴基斯坦移民过来的,缺乏社会信用记录更是难以租到传统的公寓。

  隐私是需要牺牲的部分,办公区、洗漱区、厨房区纷纷公用,硬性规定有两条:第一,晚上十点后需要关灯;第二,你不能带朋友留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