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杨利伟背后的故事

作者: 仙阁故事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9月09日 04:50:57


杨利伟背后的故事
 
2004年01月08日07:23 江南都市报  

  英雄的内心

  杨利伟就坐在我对面,飞天成功后鲜花和掌声包围了他,他平静如常,就像在火箭升空中,他的心跳依然是每分钟76次,没有丝毫紧张。资料称,国外航天员在火箭发射时的瞬间心跳达到每分钟140次仍属正常。他如此大勇,如此沉着冷静,使我肃然起敬。我问他:“你到发射场看过发射实景吗?数百吨的燃料送火箭起飞,然而开弓没有回头箭,你想过这中
间的风险吗?你知道今年国际航天界的灾难性事件吗?”

  他坦然一笑说,过去他只在电视上看过发射飞船和卫星。年初,他在电视上看到美国“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在高空坠毁,7名宇航员遇难。他说:“这些灾难只能提醒我们把工作做得更细更好。”接着,他用平静的语气述说了一个悲壮的故事,一位前苏联的航天员乘坐的飞船在返回的途中发生故障,飞船眼看就要坠毁,这位航天员拿出怀中的金笔用宇航服包好,对地面上凝望他的妻子深情地嘱咐:请把金笔作为礼物,转赠给你未来的丈夫……

  为了这个神圣的使命,杨利伟告诉我,有时想吃的东西不敢吃,想做的事情不敢去做,也是挺痛苦的。他1米68的身高,体重一直保持在64公斤。他喜欢吃肉,不喜欢吃蔬菜,却偏偏不能多吃肉,为了保持体重不增长,只能吃营养配餐。晚餐也不敢多吃,有糖的饮料不敢喝,学习航天理论一学就到深更半夜12点,只能大口大口喝浓茶。唯一例外的是,发射那天早上,本来安排他吃点面条算了,他说:“不行,我得吃点肉,不然上天肚子饿了没劲儿。”

  生理极限的挑战

  太空在作家的笔下是神奇而又美妙的,可是对于杨利伟来说,却要承受生理极限的挑战。他说,火箭上升的感觉是地面模拟不来的,起飞两分钟后,开始感觉有些难受。入轨后,舱内的小东西开始飘浮起来。杨利伟感觉自己的头朝下,他马上意识到这是典型的太空错觉,于是强迫自己不要倒过来,不管怎么样都要战胜困难,很短时间,错觉感消失了。其实每个小时只有20分钟左右的时间,飞船可以和地面进行画面传输。每次杨利伟都把自己固定在摄像头前,生怕自己漂浮起来,地面捕捉不到他的身影会着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看到的航天英雄总是被束缚在座椅上,保持着一种姿势。尽管动作幅度越大,空间运动病的折磨就会越强烈,产生头晕、恶心、无力、头痛、错觉等。但是为了给后人积累经验,杨利伟尝试了所有可能做的动作,去体会在太空的感觉。21小时的飞行任务中,杨利伟只睡了半个小时,“在太空的时间太短暂了,我要尽可能的体会操作,为后续任务提供技术支持,用摄像机拍下美丽的画面,用双眼去看我们美丽的家园”。飞船90分钟绕地球一圈的高速飞行,白天黑夜交替而过,地球的边缘镶上了一道靓丽的金边,明亮的阳光映射在飞船的太阳能帆板上,舷窗外的地球一会儿披着蔚蓝色的外衣和淡淡的云彩,一会儿又是漆黑一片。

  最惊险的一段

  我问:“你在操作本上写了什么字?电视上看不清。”杨利伟笑笑说:“我就是想表达一下自己的感情———为了人类的和平与进步,中国人来到了太空!”

  “你的太空之旅最惊险的是哪一段?”

  他说,就算返回地面吧。飞船像一个火球般急速下落,当飞船一进入“黑障区”,窗外随即传来空气被压缩的强大呼啸声,飞船与大气层产生了巨大摩擦,发出轰轰的撞击声,一瞬间飞船变成了一团大火球,舷窗外看到的仿佛是《西游记》太上老君那熊熊燃烧的炼丹炉。好在飞船内还保持着常温。飞船与地面无法联系,晃动很大,没有人指导该如何去做,每一个动作只能靠经验和感觉。40多公里的“黑障区”穿过后,飞船的速度已降到约每秒200米,降落伞打开……我走出舱门说出了最想说的一句话:“我为祖国自豪。”

  背后的故事

  杨利伟和妻子张玉梅都是辽宁绥中人。1965年6月21日杨利伟出生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杨德元是建国初期中文系毕业的大学生,母亲魏桂兰是中学语文老师,家中书香墨染使杨利伟从小就展开了想象的翅膀,浓厚的求知欲使他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当然也有一些调皮的冒险事件让父母急出一脑门子冷汗来。后来,杨利伟考上航校当上飞行员,成为绥中县的小名人写进了县志,张玉梅对他也就略有所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