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大坏狐狸的故事》:“可爱”是怎样炼成的

作者: 仙阁故事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5月22日 22:37:51

  我们从小到大看过了各种各样的动画电影,从大闹天宫到迪士尼,无论是最初的艰难起步,还是现在的高度工业化,这些动画都为电影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一笔。当然,讨论动画电影,很多人可能忽略的——法国动画,也是十分重要的一支。

  法国动画由于并未走上动画工业化之路,因此其以动画短片居多,动画长片并不多见,但均值得称道。其中,2017年由本杰明·雷内等导演的《大坏狐狸的故事》,就是近年来法国动画中的一部口碑爆棚之作。

  这是一部可爱的电影,讲了一群可爱的动物之间,发生的嬉笑故事。电影以戏中戏的方式讲述了三个故事,分别是送子记、大坏狐狸的故事、和圣诞的救赎。农场中一只鸭子和兔子送丢失的人类婴儿回家,猪不放心只能一路和他们一起;一只疯狂想吃鸡的狐狸成了鸡妈妈,他养大的三只小鸡立志要成为坏狐狸;鸭子和兔子“误杀”了圣诞老师,猪和他们一起承担起了送圣诞礼物的任务。大约90分钟的影片里,讲了三个小故事,虽然情节简单,但依旧引人入胜。

  这样一部简简单单的动画片,在2018年同时获得了法国卢米埃尔奖和法国电影凯撒奖的最佳动画片,其中后者是法国电影的最高奖项,可见这部动画电影的“不简单”之处。

  《大坏狐狸的故事》之不简单,在于它的独特。这种独特之处,与迪士尼的动画一对比便能看出。二者的动画都不乏精致之感,但《大坏狐狸的故事》中的精致,更加了些柔软与纯粹。它的每一帧画面所流露出的姿态,带着一种娇憨的可爱劲。这种可爱,不仅在于动物的形象与姿态,更在于每一个细节中。

  很多动画电影的画面以“美”取胜。宫崎骏、新海诚为代表的日本动漫,画面唯美清新,带着青春般的怦然心动;以公主为代表的迪士尼动画,画面讲究逼真、惟妙惟肖;相比之下,《大坏狐狸的故事》的画面,更像一幅幅动起来的水彩手绘图,下笔不算精细,看似笨拙却带着一种巧妙。每一个形象乍看之下只有寥寥几笔,但神情勾勒十分到位,在笨拙与巧妙中达到了平衡。

  当然,这种“可爱”,除了画面,更体现于情节的布置上。第一个故事“送子记”,三只小动物误打误撞将人类婴儿送回家,这样的故事素来讨喜又温馨,《冰河世纪1》中讲述的就是三只史前动物历经艰险将一个人类弃婴送回部落。“送子记”的三只小动物用弹簧送人、偶遇饿狼与屠夫、会说中文的猴子,这些元素都增加了这个简短故事的看点,虽然是戏中戏,但波澜起伏。

  第二个故事“大坏狐狸的故事”,这个名字听起来便可知,狐狸似乎没有那么坏,狐狸和三只小鸡相处的片段,带着一些朴素的温情。三只小鸡仔在狐狸的照顾下长大,自然是一幅“非正统”模样。“大坏狐狸”是一个矛盾的动物,就像每个人成长中遇到的矛盾的自己——身为一只狐狸应该去捉鸡吃,但他内心里并不想这样。幸而和三只小鸡仔阴差阳错的生活,让他不再执着于自己矛盾的天性,非得按照某种方式生活。

  第三个故事是“圣诞的救赎”,圣诞是大多数西方童话中都绕不过的话题。每个孩子执着于“圣诞老人到底存不存在”,所以成为圣诞老人,给孩子送去快乐,不管圣诞老人是否真实存在,这都是最好的圣诞礼物。兔子和鸭子是相信世界上有圣诞老师的“傻孩子”,小猪是放心不下“傻孩子”的“聪明孩子”,但最后出现的圣诞老人给这些孩子们带来了一整年的快乐。就像《海绵宝宝》中的某一集,从来不相信圣诞老人的章鱼哥,却被海绵宝宝感动愿意把自己所有东西送给比奇堡的鱼做圣诞礼物,最后得到了圣诞老人的祝福。在孩子的世界里,“圣诞老人”本身就是一个可爱的愿望。

  电影中塑造的动物形象各异,每个都能戳中观众的“萌点”,很重要的一点在于这当中没有绝对的善恶二元对立。偷懒的鹮、善良负责的猪、脑洞大又贪玩的鸭子和兔子、又蠢又勇敢的狐狸、彪悍的鸡妈妈、气势汹汹的小鸡仔等,都是天性善良的动物。就连看似邪恶的大灰狼,也有柔软的一面,当面对狐狸的一句“我们是朋友嘛”的时候,大灰狼也会马上软下心肠来。电影中让中国观众惊喜的一点,可能在于那只说中文的中国眼镜猴,和用法式中文翻译的兔子。在童话故事里,融入了一些文化交融的元素。

  毋庸置疑,童话当然是一个可以颠覆套路与规则的世界,不用讲大道理的世界,不用站队区分善恶正邪的世界,我们可以得到完全的轻松与放下。诚然,童话也承担着一部分对儿童的教化功能,但它并不是一片只有儿童才能进入的天地。一个可爱的童话,一部可爱的影片,是单纯美好的,它普普通通,也许没有打败怪物的英雄,也许没有守护家乡的勇士,但足够柔软和纯粹,就像《大坏狐狸的故事》这样,不炫技不讨好,不走套路,通俗但不庸俗,它拍给每一个儿童,也欢迎每一个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