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方志敏的一枚印章

作者: 仙阁故事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24日 01:27:44

《红岩春秋》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独家发布,请勿转载!

在方志敏烈士英勇就义80周年的前夕,某部队召开纪念座谈会,邀请烈士的女儿方敏参加。会上,方敏深情讲述了一条毛毯反复使用和一枚印章从未用过的故事,使与会者感动不已、感慨万千。

2015年8月18日,《解放军报》刊登了李云龙写的一篇题为《常想想方志敏的毛毯和印章》的文章,文章写道:与一条毛毯反复使用不同的是,方志敏还有一颗木刻印章。这枚印章见证了方志敏领导赣东北武装起义、开辟闽浙赣苏区、血战怀玉山和在狱中不屈不挠进行斗争的经历。建国后,时任江西省省长的邵式平见到这枚印章时,激动无比,当即作出口头约定:凡见此章者,所提要求一律照办。然而,这枚印章却始终没有出现过,更不用说拿它来办过一件私事。方敏说,父亲曾用这枚印章,调拨过巨款给中央苏区,但没有领过一分钱归自己。这枚印章关乎烈士的荣誉、关乎领导的权力、关乎群众的感情,乱用不得。她说,方志敏烈士树立起“清贫、洁白朴素的生活,正是我们革命者能够战胜许多困难的地方”的好榜样,我们绝不能拿烈士的名节办私事、谋私利,坏了前辈的好名声。

这件小事,让我们看到一位革命先烈的崇高品质,一位优秀共产党人的优良作风、优良家风。

印章被搜的经过

方志敏的一枚印章

被捕后的方志敏

方志敏的这枚印章还有着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

1935年1月底,陷入绝境的方志敏不幸被俘,这枚印章也被国民党军搜去。

宋澄,曾任国民党第八军兼“赣东剿匪总指挥部”少将参谋长。他是第一个得到方志敏被俘报告的人,也是方志敏被关押在上饶“赣东剿匪总指挥部”两天期间的直接见证人。1958年,宋澄被错划为“右派分子”,被捕入狱。在狱中,宋澄写了许多交待材料,《方志敏将军被刘振清旅捕获经过的详细情形》与《方志敏将军解押上饶以后二天过程中的细节》就是众多供词中的两份。

在第一篇供词中,宋澄记叙了方志敏被捕的经过,并提及了这枚印章,写道:

一九三五年春日下午,我接到行政专员郭绍阳电话通知说:方志敏已在怀玉山被刘旅捕获。

次日上午,刘旅派兵押解方志敏将军到达上饶,当即关押于军部卫兵室附近的三间小禁闭室内。不多时,旅长刘振清亦到,我即伴他同见军长。据刘旅长说:“前日据报,近日间接地带时有形迹可疑类似红军便衣兵出没,企图未悉,因于昨日拂晓派兵数组,每组一连,有几组仅配付一排兵力,分向各个平时红军出没地带游动,不意怀玉山游击队发见可疑三五成群、类似红军便衣队散兵,向怀玉山腹道经过,当即将他前后堵绝,勒令勿动,否则将开排枪射击。随即问他来去干么?大都言语支吾,遂逐一搜查。在一人身上搜出印章一颗,刻有‘方志敏章’四个字,才知道是方志敏。当初不肯承认,后经再三诘责,乃说‘我就是方志敏’,游击队遂迅速将方解到玉山,并以一部兵力布置‘后卫队’,以防袭击。”

这份材料说明,在方志敏被捕的当天,国民党军就根据搜出的印章查明其身份,并逐级上报。

“一桩趣事”告诫后人

在《清贫》一文中,方志敏记载了其被捕时的“一桩趣事”:“就在我被俘的那一天一个最不幸的日子,有两个国方兵士,在树林中发现了我,而且猜到我是什么人的时候,他们满肚子热望在我身上搜出一千或八百大洋,或者搜出一些金镯金戒指一类的东西,发个意外之财。那(哪)知道从我上身摸到下身,从袄领捏到袜底,除了一只时表和一支自来水笔之外,一个铜板都没有搜出。”方志敏还写道:等他们确知搜不出什么的时候,异常的失望,“转过来抢夺我的表和水笔。后彼此说定表和笔卖出钱来平分,才算无话”。

方志敏记录的这桩“趣事”告诫后人:矜持不苟,舍己为公,是每个共产党员都应具备的美德。

方志敏没有提及印章,而宋澄则说,缴获物品中仅有一颗刻有“方志敏章”四字的印章,但没有表和钢笔。

笔者推测,因为表和钢笔值钱,国民党士兵就私入腰包;而木制的印章,在国民党兵看来换不到钱,于是才上缴了。因此,宋澄在交待材料中提及了这枚印章。

至于这枚印章是怎么失而复得,又怎么回到烈士后人手中的,仍是一个待解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