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我的“妈妈”彭生秀——天祝县打柴沟镇金强驿村帮扶干部的故事

作者: 仙阁故事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22日 22:20:17

  天祝县打柴沟镇金强驿村的小朋友华华,从小妈妈离家出走,缺失母爱。去年,他家来了帮扶干部彭生秀,让小华华感受到了久违的母爱。笔者用第一人称的方式记录下了这个故事——

  新甘肃·每日甘肃网通讯员 张尚梅

  我叫华华,半年前过了一个难忘的生日,蛋糕的甜,使我终生难忘。

  我的妈妈在我四五岁时离家出走了,生日,是我几乎忘记了的日子。去年10月17日这天中午放学回来,爷爷端上来一碗白水面条,碗里没有圆鼓鼓的荷包蛋。我几口扒拉完面条,爬上床沿,面朝着窗户悄悄躺下来,生怕不争气的眼泪流下来。

  正午的太阳暖暖地,闭上眼,有大片大片的红云飘过来……我看见了卧着荷包蛋的长寿面,抿抿嘴,舌头不自觉地伸到嘴角……

  “华子,醒醒,醒醒。”爷爷使劲摇晃我的胳膊,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一股奶油味飘了过来——哇,我看到一个布满奶油、镶嵌着各种水果的蛋糕。拿蛋糕的那双手像极了记忆中妈妈的手。

  送蛋糕的,是我家的帮扶户——天祝县司法局工作的彭生秀阿姨。听说她专门让叔叔从县城开着车,走了30公里的路,就为了给我过生日。

  依稀记得,彭阿姨第一次来我家是去年5月的一天。那天天蓝得耀眼,一阵狗叫声后,院子门被轻轻推开。她向爷爷介绍自己,说是来帮扶我们家的。

  从那天起,她就三天两头来我家。爷爷不在,她就打扫卫生,爷爷在,她就和爷爷商量养羊的事。大人的事我听不懂,爷爷告诉我,彭阿姨是“田螺姑娘”,有她帮助,我家以后日子会好起来。

  有一次,爷爷下地没回来,彭阿姨就下厨做饭,等我做完数学作业,一碗西红柿鸡蛋面就端上了桌,我吃得肚子浑圆才放下筷子。

我的“妈妈”彭生秀——天祝县打柴沟镇金强驿村帮扶干部的故事

  彭阿姨哪里都好,就是监督我学习的时候太严厉了。

  知道我英语成绩没上过30分后,她在爷爷的手机上下载了微信,除了周末来家里给我补课,又加了一项:每晚8点在手机上给我听写单词。同学们知道后笑我:华华,你是有了“后妈”,还是有了“后老师”?

  两个月后,我对课堂上老师讲的内容似懂非懂了。渐渐地,老师开始表扬我。课堂上,我怯生生地第一次举起了手……去年期末考试,我的英语考了80分。

  那天,我吃着蛋糕,眼睛偷偷瞅她,她笑得一脸阳光。其实,她没那么可怕,有时候真像妈妈。

  爷爷问,非亲非故,你对我家华子真好。她说:“孩子是祖国的花朵,得经过耐心地浇灌才能成为栋梁之才。”

  过了新年,我又懂事了不少,她做饭,我就洗菜;她拿书,我就找笔;她口袋里的糖是我舍不得吃偷偷塞进去的;她笔记本里夹的那朵干花,是我从草原上采来的马兰。生日那天,我许了个愿:以后我要偷偷叫她“妈妈”。长大了,我要给“妈妈”买个红色的发夹,遮住她为我操心而白了的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