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共享充电宝三年浮沉:卧薪尝胆重返资本怀抱

作者: 仙阁故事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10日 08:01:43

“公司现金流比较超预期,可以在早期“断奶”资本,但资本对于上市来说也有助力的价值,相信后期也会看到资本入局的消息。”

今年9月,清流资本合伙人刘博在接受猎云网采访时对共享充电宝行业融资做了预判。清流资本曾在2017年参与投资了共享充电宝平台怪兽充电的天使轮、A轮和B轮融资。

近2年,共享充电宝行业融资消息寥寥无几,一度让外界质疑,投资机构是否已经放弃了该行业。

12月24日,怪兽充电宣布完成5亿元C轮融资,再次给这个行业带来一点“小波澜”。而上一次外界对这个行业投以较多的注意力是三个月前共享充电宝运营商集体涨价的事情。

怪兽充电本轮融资由软银亚洲风险投资公司(SoftBank Ventures Asia)领投,中银国际、高盛跟投。老股东云九资本、高瓴资本、顺为资本、尚珹资本、干嘉伟在此轮继续加码。

共享充电宝迎着“共享经济之风”爆发,初期获得大量资本青睐,之后被大众质疑是伪需求,在质疑声中又低调地验证了盈利模式并集体涨价,如今又有一大波投资机构杀入。从爆发期至今这三年,共享充电宝经历了从高潮到沉寂再到瞩目的倒抛物形曲线(上开口抛物线)。

回顾共享充电宝行业起伏这三年,其逆袭者形象能否可以盖棺定论了呢?

2017行业元年:初生代的“一夜暴富”

来电科技CMO任牧在2017年说的话能很大体概括共享充电宝行业前期的发展情况:“2013年底至2016年10月是共享充电宝的萌芽和培育期;2016年11月至2017年5月是行业爆发期,各路玩家入局、融资;2017年二三季度是风口期,共享充电宝在大家质疑中快速发展跑马圈地;目前(2017年底)正处于第四阶段,是行业调整期,小玩家陆续出局,各企业逐渐拉开差距。”

2017年也被说成是共享充电宝元年。

曾有媒体统计,2017年,共享充电宝项目平均每两天就冒出一个,赛道项目一个月增加了22个。

这一年,共享充电宝行业也创下融资神话:10 天融资 3 亿元、40天融资 12 亿元。

这一年,共享充电宝的“风口”与“质疑声”共存,有像聚美优品陈欧这样高调入局街电,也有像王思聪般立Flag“共享充电宝能成我吃翔”,以及俞敏洪称“做不起来”;投资人也一样,有认可也有不看好。

一些投资人将对共享单车的认可加注到了共享充电宝行业上,受惯性思维约束,认为共享充电宝的盈利模式也可以直接复制共享单车的。

猎云网根据公开信息整理近年共享充电宝行业的融资情况,可见,这个赛道的创企获得融资都集中在2017年,之后几乎沉寂,直到2019年4月,资本方才陆陆续续再次入局。2019年,有两家玩家获得融资,分别是怪兽充电和瞎充。

共享充电宝三年浮沉:卧薪尝胆重返资本怀抱

(上表格来源:前瞻产业研究院。注:上表的“云充电”实际是“云充吧”;“非常点”实际是“非常电”)

共享充电宝三年浮沉:卧薪尝胆重返资本怀抱

也是在这一年,共享充电宝创下行业最短爆发期的“笑话”,坐上了“共享单车”的红利,却在共享单车洗牌前先进入调整期。

共享充电宝项目前期也是通过设置免费使用时长,租价也就一元每小时,并用补贴战来快速拉新以及占领市场。

当线上流量越来越贵时,投资人更多是冲着线下流量入口来,错误地预判共享充电宝行业也能像共享单车一样,砸钱进去就能快速地吸引流量;未想到这个行业教育用户的时间要比预期更长。

实际上,共享充电宝前期存在的问题一个都没解决,资本方就带着高预期疯狂入局,共享充电宝在初生代虽实现了“一夜暴富”,但也加速了投资人的预期破灭。前期问题包括:对大众来讲,是否是伪需求;重资产模式让盈利模式变得更难实现;产品体验不佳;场景需求和渠道维护难;且前期还没形成技术壁垒,现成的商业模式很容易被复制粘贴;百元押金仍是多数大众难以接受的门槛等等。

2018低调耕耘:像个“被遗忘”的富一代

时间悄然来到2018年,质疑战胜了风口,共享充电宝一下子成了一个“被遗忘”的富一代。

上一年,没有资金实力的最先出局;经过一轮筛选,这一年,拿了多轮融资并拥有较雄厚资金的几家头部平台会偶尔在市场上露露头。

正是在上一年资本的一波助力下,当调整期来临时,一些平台仍有足够资金去拓展市场;当时机到达时,他们也已准备就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