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二十四孝故事里的绝情之处,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作者: 仙阁故事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09日 20:24:31

这个故事讲的是一个叫郭巨的晋代人,原本家道殷实。父亲死后,他把家产分作两份,给了两个弟弟,自己独自供养母亲,对母亲极其孝顺。

后家境逐渐贫困,妻子生了一个男孩,郭巨担心,养这个孩子,必然影响供养母亲,遂和妻子商议“儿子可以再有,母亲死了不能复活,不如埋掉儿子,节省些粮食供养母亲。”

当他们挖坑时,在地下二尺处忽见一坛黄金,上书“天赐郭巨,官不得取,民不得夺。”夫妻得到黄金,终于能在不埋掉孩子的同时供养母亲了。

这个故事可以说是《二十四孝》中最残忍的了,为了母亲的性命,居然要活生生杀死亲生儿子。

对生命的漠视,这种“愚孝”的诚笃,背后深深透出的其实是故事主人公的无能:本有殷实的家产,可却贫困到此等地步,即使拥有黄金也恐怕只是坐吃山空;不能承担生命之重,却要生下孩子,无视孩子作为人的权利,且在古代如此重视后代的背景下,不知为何这样的故事却能被称为“孝”。

也无法想象拥有这样父母的孩子,在长大之后,会对他的心理造成怎样的影响。要是自己父闲的如郭巨一般,对任何人来说想来都不是件幸事。

不论是儿女还是父母,都是人不能放弃的责任,这样的行为放在现代,已经是犯罪了。

二十四孝故事里的绝情之处,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卧冰求鲤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王祥,生母早丧,继母朱氏多次在他父亲面前说他的坏话,使他失去父爱。

父母患病,他衣不解带地侍候。继母想吃活鲤鱼,适值天寒地冻,他解开衣服卧在冰上,冰忽然自行融化,跃出两条鲤鱼。继母食后。果然病愈。

二十四孝故事里的绝情之处,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郭巨埋儿的故事是对孩子残忍,而这个故事则是赤裸裸的对自己残忍了。

中国古代封建统治下,为了使民众甘于劳苦,统治阶级大量宣扬今世受罪是为来世积累功德的佛家思想,而儒家文化中也有类似的“吃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的说法。适当的苦难确实会激励人前进,而这样“自找苦吃”的吃法似乎应该不算在内。

且不说卧冰的王祥也生病了该由谁来照顾,就算是不会生病,难道就没有更简单易行的方式凿开冰层吗?其继母的刻薄,其父亲的冷漠,也于此暴露无遗。

单纯为了体现孝心而至身体健康甚至生命安全于不顾,罔顾父母给予的生命,其实说到底也是一种不孝。

二十四孝故事里的绝情之处,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恣蚊饱血

吴猛,晋人,八岁时就懂得孝敬父母。家里贫穷,没有蚊帐,蚊虫叮咬使父亲不能安睡。每到夏夜,吴猛总是赤身坐在父亲床前,任蚊虫叮咬而不驱赶,担心蚊虫离开自己去叮咬父亲。

这个故事也是对自身的残忍,也许不如前一个故事那般触目惊心,可是用这样的方式对待一个八岁的幼儿,也十分过分。

二十四孝故事里的绝情之处,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刻木事亲

丁兰,相传为东汉时期河内人,幼年父母双亡,他经常思念父母的养育之恩,于是用木头刻成双亲的雕像,事之如生,凡事均和木像商议,每日三餐敬过双亲后自己方才食用,出门前一定禀告,回家后一定面见,从不懈怠。

久之,其妻对木像便不太恭敬了,竟好奇地用针刺木像的手指,而木像的手指居然有血流出。丁兰回家见木像眼中垂泪,向他人问知实情,遂将妻子休弃。

《二十四孝》中除了愚孝,对女性的歧视也是十分普遍的。天天对着木像比对妻子还好,仅仅是戳了一下木像就休掉了妻子。要在今天看来,这个男人就是个心理始终长不大的变态,对女人来说实在是太恐怖了。

二十四孝故事里的绝情之处,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涌泉跃鲤

姜诗,东汉人,娶庞氏为妻。夫妻孝顺,其家距长江六七里之遥,庞氏常到江边取婆婆喜欢喝的长江水。婆婆爱吃鱼,夫妻就常做鱼给她吃,婆婆不愿意独自吃,他们又请来邻居老婆婆一起吃。

一次因风大,庞氏取水晚归,姜诗怀疑她怠慢母亲,将她逐出家门。庞氏寄居在邻居家中,昼夜辛勤纺纱织布,将积蓄所得托邻居送回家中孝敬婆婆。

其后,婆婆知道庞氏被逐之事,令姜诗将其请回。庞氏回家这天,院中忽然喷涌出泉水,口味与长江水相同,每天还有两条鲤鱼跃出。从此,庞氏便用这些供奉婆婆,不必远走江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