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红十字医院校内发色情刊物

作者: 仙阁故事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09日 08:07:16

河北红十字石家庄中西医结合医院在学生中散发低俗“刊物”,并引导学生去该院人流。省红会官员称,该医院还曾伪造红会批文去乡间义诊。新京报记者 崔木杨 摄

  河北红十字石家庄中西医结合医院在学生中散发低俗“刊物”,并引导学生去该院人流。

省红会官员称,该医院还曾伪造红会批文去乡间义诊。新京报记者 崔木杨 摄

  河北一红十字医院“倡导”学生人流

  石家庄一“红十字”民营医院被举报传播“色情刊物”,伪造红会批文;省红会官员称,红会正调查该院

  近日,河北红十字石家庄中西医结合医院,再次遭遇举报。今年4月,石家庄最美妈妈团,向河北省扫黄办举报,上述这家冠以“红十字”的医院,在校园发放低俗杂志,倡导人流,有违红会精神。举报随后被立案。

  该院行政院长张振义承认确有此事。他认为,宣传人流是引导孩子做正确的事。由于工商部门要求,现已停发人流广告。

  省红会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上述医院为民营医院,此前也被人举报,2010年,有人检举该院伪造红会公文,先给村民免费体检,后施以手术,收取昂贵费用。“因其给红会交付钱款后,红会未追究此事。”

  6月3日,省红会官员马玉民承认,红会与该医院有经济往来,该院所为,损害红会声誉,红会正在调查。

  《天使之音》红褐色,《故事会》大小。它的印刷者是河北红十字石家庄中西医结合医院,医院说,这是一本给意外怀孕女大学生送来福音的杂志。

  然而,大学生和检举者们却不这样认为。

  “这东西真挺害人的。”大学生李欢清晰记得第一次看《天使之音》的情境,翻开书页,上面印满人流及处女膜修复广告。广告会插印在文中,或在故事末尾。

  李欢记得有篇描述夫妻出轨后放荡情欲生活的故事,文章写道,“雪白的身体,真白”,围观的同学看到这儿,哄然大笑。

  李欢承认,他会受到“杂志”的某些影响。“反正杂志上说,无痛人流才480元,就放松了警惕。”

  6月2日,李欢说,女友怀孕后他们去了该院做人流,花费好几千元,也没完事。“医生说,480元只包含手术费,不包括药费、输液费等。”

  河北石家庄最美妈妈团一个致力于清除各种色情刊物的民间团体,向河北省扫黄办举报,这家冠有“红十字”的民营医院,传播低俗“杂志”。

  她们将红十字医院的行为总结成“穿着白大褂的商人”。

  “为给医院的人流和修复处女膜多拉业务,就拿黄色故事诱引孩子们纵欲,这让人很绝望。”妈妈团的成员张淑说。

  天使的声音?

  一家冠以“红十字”的医院在学生中发广告,宣传人流;有人认为“这是鼓励道德滑坡”

  王娜是石家庄一名大学生,说起《天使之音》,她感到困惑。

  “我知道这不是一本好书,可有什么办法呢,这几年几乎每周都有人悄悄把书从门缝里塞进来。”王一边吃饭一边说。

  在今年三月以前,这本饱受争议的“杂志”,正通过学生的手不断传进大学校园。

  2012年3月,大眼睛姑娘张海宁,开始接受医院的杂志发放培训。

  培训地点在河北红十字石家庄中西医结合医院,六楼的一间会议室,挤满前来勤工俭学的学生,几位操着南方口音的妇女给学生们培训。

  “发给老年妇女,罚;不好好干活扔进垃圾桶,罚。”南方妇女说话很快,张海宁记得,除一系列罚款事项外,妇女向她们反复强调,要得到每天40块的工资,必须把杂志分发到有生育能力的妇女手中。

  张海宁是河北石家庄大学的一名学生,为勤工俭学,到这家红十字医院打工。

  介绍张来打工的是她同学,一位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她说,有一网站编辑,电话里告诉她,有个既可做公益又能赚钱的活儿替一家红十字医院发放宣传杂志。

  张海宁的公益之旅持续了32天,有时候,她在学校发《天使之音》;还有些时候,到人口密集的地方,发医院印发的扇子或者卡片。

  今年4月,她意识到上当了。她的一位师姐把一本《天使之音》放到她床头。杂志里夹着一张纸条,写着“内容色情,请慎重考虑”。

  “不能再发了,书里面都是不好的东西。”张海宁说,她现在已经不干了。

  最美妈妈团一名成员认为《天使之音》的危害性很大,她告诉记者,“第一胎是最健康的宝宝,鼓励人流会危及民族的整体素质。”

  妈妈团的观点得到韩丰聚的支持。

  这位曾任河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的官员,瞄了几眼《天使之音》后,把书扔到了办公桌上,说“这简直就是在鼓励道德滑坡。”

  “印黄色故事,有点考虑不周”

  该红十字医院院长张振义认为宣传人流是引导孩子做正确的事,并教育孩子下次别犯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