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拍摄深圳故事 挖掘本土人文

作者: 仙阁故事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9月10日 23:02:00

拍摄深圳故事 挖掘本土人文

麒麟舞。王兆宇 摄

拍摄深圳故事 挖掘本土人文

王兆宇(右)在拍摄中。

拍摄深圳故事 挖掘本土人文

王兆宇,1979年出生于辽宁,2000年毕业于辽宁省工艺美术学校。2000年至2016年一直从事商业广告摄影。2016年入住龙华上围艺术村。2017年至2018年摄影创作客家麒麟舞。2019获得“广东摄影十杰”。2016年至2020年致力于上围艺术村客家文化的研究、梳理与创作。比如对抗战英雄陈桂林、陈桂民两位飞行员、英国侨领东边纵队刘承浩、中国公共卫生奠基人法医学创始人陈安良博士等人的事迹推广,以及客家麒麟舞文化活化研究。目前正在创作纪录片《樟坑径76号》。

拍摄深圳故事 挖掘本土人文

王兆宇与家人合影。

深圳一次又一次吸引着王兆宇,多次找工作被无情打击的他,两次辗转深圳后,终于决定不管多难都要在这里立足。两年前他带着儿女,一家入驻上围艺术村,这里悠久的客家传统文化让他从一名商业摄影师转型为人文摄影师。目前,他正在筹划及拍摄纪录片《樟坑径76号》,这是一部呈现观澜抗战英雄飞行员兄弟陈桂林和陈桂民的事迹的纪录片。作为一名“新客家人”,能为挖掘和推广本土文化出一份力,王兆宇觉得很有意义。

印象: 深圳街头茂盛的木棉花开

我出生于东北辽宁农村,2003年年初来到深圳,在这之前我已经做了两年的影楼摄影师。从学校毕业以后我就带着摄影器材全国跑,去过西安、武汉、河南、山东、北京等城市,几乎跑遍了大半个中国。至今我还记得在北京五棵松摄影器材城认识的朋友跟我说那番话,他叫杜剑辉,在深圳开照相馆,“我觉得你应该去深圳,深圳是一座年轻的城市,特别适合像你这样喜欢靠自己打拼的年轻人。”我深受启发,即使如今过去19年了,杜剑辉大哥的话仍在耳边萦绕。

2001年3月,我从天津踏上了开往深圳的列车,手持着一张边防证,在深圳上梅林杜大哥的家里差不多住了半个月。从北方初到深圳,我发现了很多新奇的事物,比如满街的木棉花开时,看到高大的树开了这么大、这么多、这么鲜艳的花,当时的我觉得,深圳人真有想法,能做成这么大的一棵假树,而且花还得弄得如此逼真……天真如我,对在深圳即将展开的一切抱着无限的向往。

但是在这半个月,新买的一双皮鞋已走穿底,身上的钱也快花光了,我却没能找到工作。当时买了一张深圳地图和一本黄页,找了十几个影楼,结果却不尽如人意,只好打道回府,在河南找了份工作上班到2002年底。有一天,我在河南西平县新华书店买了一本书,叫《深圳》。一口气读完后,我真后悔没有留在深圳,这本书里讲述了外地人为了自己的理想生活努力奋斗,有泪水有汗水有成就,书中主人公精彩的人生吸引着我。

定居:

儿女在深圳快乐地生活

2003年初,我与摄影助理一起又来到深圳,这回我下定决心一定要这里开创自己的事业。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做过影楼的摄影师、广告公司的助理等工作,期间认识太太并组成家庭,后来陆续有了孩子,从罗湖草埔搬到景田北景城府、梅林关外的鑫海公寓,到如今的上围艺术村,但真正想定居深圳却是两年前的想法。只因有一天,我问儿子:“我们回东北老家吧?“他答道:“我不回去,我的朋友都在深圳,我是深圳人。”孩子的话启发了我,深圳于他,意义不同于我们大人了。

如今,在上围艺术村生活,这里有宽阔的大院子,可以养猫、养狗,也可以种花种草。女儿每天画画,她经常跟我说:“爸爸是东北人,妈妈是广西人,哥哥和我是深圳人。”虽然他俩不是深圳户籍人口,要想在深圳上学必须解决很多难题,但女儿的回答让我对深圳的生活充满希望和期待,家人的快乐生活就是我奋斗的动力。这十多年来,我得到很多人的帮助,感动人性中善良的一面,也愤怒过那些丑恶的一面,但不论如何,深圳给我带来太多生命中无可言喻的激情和斗志,这种感觉是在其他城市所没有过的。

转型:

从商业摄影到人文摄影

上围艺术村的乡村慢生活给了我很多的摄影创作思考。其实,之前拍了很多广告摄影,获得的利润不少,大街小巷、公交地铁都有我拍摄的广告照片,当时觉得自己很牛。但来到上围艺术村,我才慢慢发现自己内心真正喜欢的摄影方向。当地的麒麟舞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在这两年间,我拍摄了几千张照片,后来在当地政府部门的支持下出了一本画册《客家麒麟舞》。2019年底,因为拍摄麒麟舞,还获得了“广东摄影十杰”的称号。渐渐地,在这个客家村落生活得越久,我越发现这里有很多值得创作和挖掘的文化题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