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我和我的祖国|古老通天河:诉说一个关于变迁的故事(3)

作者: 仙阁故事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5月22日 23:51:31

这座开工于1959年12月20日,全长183.88米,工期历时近三年半,造价770万人民币的“幸福桥”,历经半个世纪的风风雨雨,依然承载着当地人民的追寻与梦想。

很幸运地,我们采访到了56年前在通车仪式上参加了剪彩典礼的那位白衣少年。

我和我的祖国|古老通天河:诉说一个关于变迁的故事(3)

时年17岁、正在玉树州民师读书的白玛,很荣幸地和另外一名女同学被选做礼仪队员。为玉树州第一座大桥剪彩,少年郎那颗激动的心呀,抑制不住地兴奋了好几个晚上。在家人的帮助下,他戴上最喜爱的藏族礼帽,穿上了只有节日里才能穿的盛装,早早地准备妥当,期待通车典礼的到来。那天的情景,自然和直本·尼玛才仁老船王回忆的情景一样喜庆和热闹。

后来,这名少年一路跋涉一路求索,先后任共青团称多县委副书记、称多县委副书记,青海省教育厅副厅长,共青团青海省委书记,海南藏族自治州州长,青海省副省长,青海省委副书记、纪委书记,青海省政协主席,中央纪委委员。

这位出生于一个普通牧民家庭,从通天河大桥、从玉树走出去的少数民族高级领导干部,从未忘记自己从哪里出发、为什么出发,始终对党、对人民群众怀着一份衔草难报的感恩情怀;始终惦念着家乡的一草一木;始终致力于藏区、青海乃至全国经济社会的发展与进步。

我和我的祖国|古老通天河:诉说一个关于变迁的故事(3)

眼前的这位古稀老人,正是昔日手握红花的英俊少年郎。历经半个世纪的风雨沧桑,老领导的腰杆不再挺拔,但他对玉树、对通天河大桥、对家乡父老乡亲的那份热爱与牵挂从未改变,如同一位久未归乡的游子,饱蘸思念,满含热泪。

而他剪彩过的这座桥,现已完成它的历史使命,安静地像个功勋卓著又归于平淡的的老将军,默默地细数着通天河两岸往来车辆,任寒来暑往,任风吹雨打……

站在岸边凝视很久的丁增书记突然开口说道:“你看这座桥,它的线条分明、轮廓大方、造型优美,每每看到它,就像看见了绝世美人,总感觉是在欣赏一幅360度无死角的美丽的画一样,总是想多看一眼再多看一眼……”

随着时代发展的脚步,幸福桥亦如一位骨骼依然健壮、身躯依然挺拔终究抵不过岁月侵蚀的老妇人,对于越来越多的车辆和物资运输越来越有些力不从心。此时,省委、省政府审时度势,决定在通天河上再架一座新的桥梁。

我和我的祖国|古老通天河:诉说一个关于变迁的故事(3)

2005年,幸福桥旁腾空“长出”了一座现代化的大桥。桥面更加宽阔,结构更加合理,承载能力更加卓著。正因为它的坚不可摧,才使得通往玉树的赈灾之路成为通途,在玉树抗震救灾和灾后重建期间发挥出了巨大作用,是最重要的交通和生命保障线,承运了玉树涅槃重生所需的全部物资与人手,发挥出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地震当日,公安部从10个省市抽调1732名消防特警、470名公安特警和170名边防医疗救护人员赶往灾区救援,先后有3000余名消防兵力日夜兼程跨过通天河鏖战玉树重灾区。

当日中午时分,第一批五千顶救灾棉帐篷、五万件军大衣、五万套棉被褥运抵灾区。4月15日,10万份野战干粮、6.5吨方便面运抵灾区,发放到受灾群众手中。

震后56小时内,转移重伤员1881人,1.1万余名伤员得到及时医疗救治。累计转移到外地的3109名重伤员中,直接死于地震的仅4人;实施的1284例手术中,截肢的仅19人。玉树震后,因伤致残、致死的人数降到了最低。

地震发生15天后,累计向省内外转移中学生8605名。

2010年6月19日起,北京援建大军来了、辽宁援建大军来了;中国建筑、中国中铁、中国铁建、中国电建四大央企援建大军来了;省内四个地区和11家企业的援建大军来了。在党中央国务院的统一部署下,数万名援建大军队员在雪域深处开始了一场气势磅礴、艰苦卓绝的灾后重建大会战。

所有这一切故事与奇迹的发生,除了空中运输,全靠陆路交通。而所有运载人员与物资的车辆,全部都是跨过通天河大桥直抵重灾一线。

因此,玉树干部群众把它当做生命的象征,亲切地称呼它为“生命桥”。

不仅如此,这座桥,曾眼睁睁看着为玉树抗震救灾和灾后重建献出宝贵生命的烈士们离她而去。吕耀忠、黄福荣、李德业、才仁松保、韩慧瑛、昂嘎、王成元、李成环……

这一个个至今让人无法释怀的名字,被这座大桥默默珍藏,静静承受。

他们为了玉树的新生倒下去了,永远地离开了他们爱得深沉的大地。然而,在他们倒下的地方,一座座精神的丰碑像雪山一样屹然挺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