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战“疫”80后:从“春天”走来的孩子长大了

作者: 仙阁故事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25日 10:24:07

中国山东网-感知山东3月12日讯(记者 李明)“1979年,那是一个春天。”作为生长在中国社会发展巨变之年的80后来说,他们头顶星辰,在热血和希望中成长,在梦想与奔波中长大,寻着时代的脉搏一路行来,社会的瞬息万变和发展的大浪涛涛赋予了这代人身上全所未有的特质。

在这次疫情中,越来越多的80后们,用肩挑起唤醒一座座城市的重任。英雄终将成为英雄,而更多的普通人,正从1979年的春天走来,站在2020年的春天,为下一个崭新的时代开篇。

我们相信,春天的故事还将飘得更远。

一线女护士:和岁月一起坚强

“我们这代人,最具备的品质应该是坚韧。”长清区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是济南最早参与抗击新冠肺炎的医疗团队。1980年出生的王蕾,从2000年进入长清区人民医院工作,转眼已过去20年。曾励志做金融行业的她,如今已经是重症医学科的护士长了。同事评价她,“在工作中,看到她,就很放心。”

时针拨回到2月3日的晚九点。长清区人民医院刚刚由重症医学科改造完成的隔离留观病房,接收了第一批新冠肺炎患者。跟新冠肺炎病毒初次正面交锋的王蕾心里咯噔了一下,她所在的重症医学科,医务人员大多是80后,其中孩子最小的还在哺乳期,而她自己的女儿今年也中考在即。一场未知的战争在等待她们。

“其实心里没有来得及怕,这个时候我们必须站出来”。王蕾在工作群里,不断嘱咐大家注意防护的各项细节,在一点点的操作中,和同事不断学习最新的护理知识。重症医学科组成了四个人一队的梯队,两人一组,医护人员24小时在岗,就这样坚持了一周。因为她的努力,医护人员在值班、查房、治疗、消毒与病人密切接触后都安然无恙。

考虑到患者的两个孩子年龄太小,医院将两个孩子单独安排在隔离病房,由护士马燕、赵前日夜看护,她们穿着厚重的防护服为两个十一月大的孩子洗澡、换衣服、喂饭,护士马燕对记者说,看到这两个孩子总会心头泛酸想起自己的孩子,马燕犹记得临别之际,她的儿子用力搂住她的脖子,叮嘱母亲一定要平安归来。

在彼时医疗物资短缺的情况下,重症医学科的医务人员也是能省则省。密不透风的防护服,通常六七个小时下来,就如雨水淋透一样。护士王静为了节省,索性用体温把衣服温干。长期戴着双层手套的她,每次摘掉后手都泡得泛白,“以后不用做手膜了,带橡胶手套就够了”王静打趣说。与此同时,王静的爱人也在乡村基层一线临时搭建的铁皮房里艰苦作战,孩子完全交给了家里的老人照看。

“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得坚持下来”。护士长王蕾说,她记得自己刚刚参加工作时,有一位年轻的病人由于遭遇车祸颅内血肿,在查房时,有同事说病人刚刚手术,不会有什么问题,但细心的王蕾却发现病人的情况更加严重,由于她的及时发现,医院马上为病人开展了第二次开颅手术,有惊无险地把病人在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左一为长清区人民医院赴湖北抗击疫情的乔敏

“这份职业教会了我们全力以赴。就算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还是会选择它”。

援疆教师的成长路:我和世界都长大了

七点闹钟响过,张磊准时起身,身边不满两岁的幼子还在酣睡。今年是他在济南乐天中学担任教师的第8个年头,在他任教的九年级三班,学生给他的群备注是“帅气迷死人的男神”,在同事眼中他是优秀青年教师,而学生和同事眼中的少年,也早已过了而立之年。

疫情期间的线上教学,让作为班主任的他比平时更加忙碌。他的学生即将迎来中考,每天在qq群里点到、上网课、批改作业、每周一次的家长会,以及忧心忡忡的家长随时打来的咨询电话,让不少老师招架不住。但比起繁杂工作带来的压力,张磊似乎更从容了一些。

这一切,还要从一场相遇说起。2011年的寒假,山东省教育厅对口援助新疆喀什地区教育事业,二十出头的张磊报了名,他至今记得出发那天,在飞机上往下望去,位于“公鸡”版图下喀什地区的磅礴震撼。但刚到喀什后,张磊就因为水土不服开始闹肚子,时差上的不适应、交流上的障碍、衣食住行甚至连怎样到门口买条毛巾都要向个小孩子一样重新学起。家人都心疼地劝他回来,“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这一个个不经事的孩子,从没有过一丝一毫的动摇。”张磊说。

在喀什援助教育时的张磊

“我记得第一次以一名老师的身份踏进校园,似乎一切都不同了。”参加升旗仪式时,张磊听到全体同学用维吾尔语认真地唱着国歌的时候,他被深深地感动到了。他在一次演讲资料中写到,“那开在漫地野沙上的黄花,无边的山河树木,那行走了几千里的白云在这一刻仿佛都静止了,它们随着义勇军进行曲的旋律就这样深深地流淌在了一个少年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