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摆渡生命 守护英雄——快递哥汪勇讲述的战“疫”故事

作者: 仙阁故事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25日 09:04:42

摆渡生命 守护英雄——快递哥汪勇讲述的战“疫”故事

3月11日下午,汪勇义务开车为医护人员运送物资。(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李源

编者按

习近平总书记在湖北考察疫情防控工作时指出,武汉不愧为英雄的城市,武汉人民不愧为英雄的人民。

面对汹汹疫情,武汉市民众志成城。快递哥汪勇,为白衣天使筑牢后勤保障线;医生彭志勇,探索人工心肺救治技术,给危重症患者以生的希望;环卫工人潘斌伏,主动请缨参与定点救治医院保洁;翁江夫妇,强忍父母去世悲痛,当志愿者、捐献血浆……他们,都普通平凡,但正是他们在危难时刻,挺身而出,展现出了武汉人民大无畏的英雄气概。

从今天起,本报“英雄的城市 英雄的人民”专栏连续报道逆行者战“疫”故事,记录武汉保卫战中可歌可泣的英勇壮举。

疫情发生以来,武汉涌现出无数平凡又伟大的身影。

在这些平民英雄中,有一位格外令人敬佩——

医护人员下夜班要走几个小时回家,他出车接送;医护人员吃不上热饭,他自掏腰包买盒饭送到医院里;修眼镜、买拖鞋、订生日蛋糕……只要医护人员有需求,找他基本都能解决。

35岁的顺丰快递小哥汪勇,在疫情初期,凭一己之力,搭建起医护人员后勤保障线。

汪勇的义举感动众人,被誉为“生命摆渡人”。国家邮政局授予他“最美快递员”称号,顺丰公司破例对他“连升三级”。

成为区分公司经理的汪勇,仍驻守快递网点,继续服务医护人员。

3月24日,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再访汪勇,听他讲述自己“摆渡生命、守护英雄”的战“疫”故事。

“大家都不去,要不我去吧”

我叫汪勇,武汉人,家住东西湖区金银潭。今年35岁,顺丰速运员工。

大年三十晚上玩手机,看到有人发二维码,名为“东西湖区用车需求群”。附文说:如果您是医护人员,加这个群,有可能有人开车送您;如果您有车在该区域,愿意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也请加这个群。

起初加群的目的,只是想看看医生护士聊天,了解疫情发展情况。

进群后发现没人聊天,都是医生护士在发用车需求,看了3个多小时居然没人回应。

抗击疫情连轴转,下班回家却无车可坐,想想就很心疼。

我的心开始怦怦跳,像有一只小鹿乱撞:大家都不去,要不我去吧?

这是个权衡利弊的过程:我的爱人很依赖我,父母和孩子也需要我帮忙照顾;但我身体好,免疫力还可以,比其他人更有“资本”出去。

经历了思想斗争,我决定出车。

“如果没有车接,回家的路她要走4个小时”

当晚11点,我接了第一单:金银潭医院到黄陂盘龙城,10公里路程,用车时间是第二天早上6点。

发需求的是一位护士,如果没有车接,回家的路她要走4个小时。

我在群里回复,明天我来接你。直到第二天早上5点多我起床,她都没有回信息,后来得知她一直在抢救病人。

5点半出门后,我给她打了个电话,说我准备来接你了。

电话里,她愣了几秒钟,可能没想到真的会有人来接她。

一路上,我们没有沟通交流,后视镜里她的眼睛是没有神的,看得出她太累了。

下车前她给我发红包作为车费。我跟她说,我提着脑袋出来送你,你的红包可能不够。

这是一句玩笑话,不是嫌钱少,是做了这件事才发现,出车要冒很大风险,但相比他们的付出不值一提。

“想通之后,生死这层窗户纸就捅破了”

正月初一,我接送了30多人。

因为近距离接触医护人员,我不能回家了。

我编了个理由骗爱人,说接触了疑似患者要隔离。那天起,我就住在了货仓。

初二的凌晨,躺在床上,我满脑子想的都是生死二字:万一我被感染了,离开了这个世界,家人怎么办?房贷怎么办?

因为缺少口罩、酒精等防护物资,我第一天出车的时候曾有那么一瞬间想放弃。

但转念一想,我帮到他们了,也代表我间接地救了很多人。我从小就尊重医生和教师,能帮助他们我很开心。

想通之后,生死这层窗户纸就捅破了。我做的事好像成为了一种信念,有人、有车,就是想为医护人员这个群体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这件事也传开了:金银潭医院,有一个快递小哥能接医生护士上下班,而且不收钱。

“最让我自豪的,是解决了疫情初期医护人员的上下班难题”

几天后,我开始觉得,一个人的力量不够。

我一天能接30到60多单,但远远无法满足群里的用车需求。

我尝试把用车需求向其他群转发,并告诉大家我在做这件事,希望更多人参与。

连续发了3天,终于有人回复我愿意加入。这支志愿车队最后稳定在6个人,但即便如此也不是长久之计。

大家都是响应我的号召提供志愿服务,我不能让他们一直暴露在风险中,我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所以我想联系共享单车企业提供服务。

一个快递小哥,对接共享单车企业,听起来很不切合实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