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用音乐讲述中国故事

作者: 仙阁故事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9月09日 06:59:44

用音乐讲述中国故事

低男中音歌唱家沈洋

■ 深圳特区报记者 张锐

今年,在柏林爱乐乐团发布的2020/2021乐季演出计划中,在群星璀璨的名单中,中国低男中音歌唱家沈洋的名字赫然在列。明年2月,沈洋将与乐团首席指挥基里尔·佩特连科合作,演出斯特拉文斯基作品《俄狄浦斯王》,这也是沈洋连续第二个乐季与享誉世界的柏林爱乐乐团合作。此前,他就曾在柏林爱乐大厅主场连续三晚参演柏辽兹的戏剧交响乐《罗密欧与朱丽叶》。日前,这位享誉国际的歌唱家来到深圳,携手钢琴家左章,以及广州交响乐团首席阵容组成的“瀚乐”弦乐四重奏,带来“我们的路,我们的歌——一个时代与四十年的回忆”音乐会,以多首时代经典与深圳原创唱响深圳经济特区四十年。昨日,在结束了“美丽星期天”的音乐分享会后,沈洋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身处世界舞台,不忘推广中国艺术歌曲

沈洋出生于天津的一个音乐世家。2003年,他入读上海音乐学院,2007年,年仅23岁的沈洋作为最年轻的参赛者,斩获了全球最高级别声乐比赛之一的英国BBC卡迪夫世界歌唱家大赛头奖,一路过关斩将成为唯一的金奖获得者,自此敲开了通向国际舞台的大门。2009年4月,他成为在纽约大都会歌剧院首演的最年轻的华人歌唱家;同年,在纽约林肯中心爱丽丝·塔利音乐厅,他举行了个人首场独唱音乐会。一直以来,身处世界舞台的沈洋在保持演出西方歌剧作品和艺术歌曲的同时,将传承推广中国艺术歌曲视为自己作为中国音乐家的责任。早在2007年参加卡迪夫世界歌唱家大赛时,他的比赛歌曲中就包括作曲家贺绿汀的《嘉陵江上》。

在此次深圳的音乐会上,沈洋就携手同台音乐家带来了多首中国二十世纪早期的经典作品,串联起中国发展腾飞的时间线。譬如由我国著名音乐史家青主于1920年创作、被认为是中国艺术歌曲开山之作的《大江东去》; “中国现代音乐之父”萧友梅谱写的《问》;著名音乐理论家、教育家黄自的代表作《思乡》等,并在返场后带来《教我如何不想她》致敬中国现代音乐学先驱者。他曾与原上海音乐学院院长杨立青共同出版过《中国艺术歌曲集》,本场音乐会中的多首作品就选自这个专辑。

●用音乐讲述中国故事,内容与方法论都不可少

“歌剧虽是西方经典艺术,但像郎朗和我这些闯出去的中国音乐人,都有义务为推广中国文化出力。作为歌唱者,我由衷感到能在舞台上演唱的中国歌曲太少了。”尽管如此,沈洋仍认为不可操之过急,他看到近些年中国歌剧佳作频出,不成功的作品也不少,“要知道西方的歌剧经历了400多年的发展和演变,我们还需要时间和空间,耐心与支持都不可缺少。”

沈洋说,音乐工作者们需要思考如何以更好的方式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推广的方式与“写什么”同样重要。他认为,大可不必陷在中国语言的书写框架之中,对于音乐语言的运用同样值得探索,当前,需要在更为广义的语境中将“中国音乐”解读为“中国风音乐”。“很多热爱并极度尊重中国文化的外国曲作家也能写出以中国题材、中国风格的音乐,我们也应当欢迎他们一同加入书写。”对此,他认为广州大剧院的原创歌剧作品《马可·波罗》是一个较好的例证。记者看到,该剧的主创阵容中,就有德国作曲家协会会长恩约特·施耐德。“当然,我们更需要初心,讲述一个真正会让观众为此而感动的故事。”

在深圳,沈洋感慨于这座城市在40年间翻天覆地的变化和人们对高雅艺术的追求。“当精神有需求的时候,必然会产生对文化的追求,这是自动档。”无论是市民艺术素养的培养,还是城市文化品格的提升,沈洋都认为不如交给时间,“给深圳一些时间,你会看到文化的奇迹在这里发生。”

●艺术歌曲改编可成为民族文化的传扬之道

在“我们的路,我们的歌——一个时代与四十年的回忆”音乐会的返场曲目中,沈洋还演唱了一首贝多芬根据苏格兰歌曲改编的作品,引起全场欢呼。今年是贝多芬诞辰250周年,7月,沈洋就曾在上海带来“远方的贝多芬”音乐会,演唱了《25首爱尔兰歌曲》中的《战士的梦》,以及《25首苏格兰歌曲》中的6首。这让人们发现,即便是这样一位广为人知的“乐圣”,仍有许多未被挖掘的宝藏,其中就包括他的一大批“英国民歌改编曲”,编制往往是一位男中音、一架钢琴、小提琴和大提琴。他认为,将这些所谓“小众冷门”带到观众面前,是一种勇气,也是不被局限的审美品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