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自疫情发生以来 四川“病毒侦探”累计流调3.6万余次

作者: 仙阁故事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21日 19:54:34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熊浩然 简婷婷

  2020年1月,己亥刚过,庚子初临。

  新冠肺炎疫情悄然而至,四川省疾病控制预防中心急性传染病所呼吸道科主管医师程秀伟,同四川省各级疾控中心所有人员一样,早已进入临战状态。四川首例确诊病例出现后,36岁的她明白,一场与病毒追踪缠斗的战斗势在必行。

  未时(1月27日14:00),程秀伟的电话响起:四川省广元市发生首发病例疫情。一场围绕着新冠病毒的追猎随之拉开序幕。

  亥时(1月27日21:00)

  梳理关系网与追踪链条

  程秀伟一行到达广元市疾控中心后,立即与广元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罗兴等连夜做流调的工作人员一起,讨论患者的流行病学调查和密切接触者相关情况。

  病人田先生1月22日与妻子带着两个孩子,从武汉自驾回广元市苍溪县。1月26日田先生因发热、咽痛到医院就诊,被诊断为新型冠状肺炎。从武汉回来后,除了父母和家人以外,田先生还接触了表兄弟。从活动轨迹来看,与田先生的主要密切接触者共7人:父母、妻子、两个孩子、表兄弟。

  “由于田先生在武汉市从事建材生意,发病前14天内未去过农贸市场,未接触过野生动物及不正常死亡动物,没有明确新冠肺炎病例接触史,病例传染源很可能与从事工作性质及接触人员多而复杂有关。因此我们将工作重点转向了病例发病后活动轨迹,尽早追踪密切接触者并进行规范管理。”程秀伟说,此次疫情看起来没有那么复杂,因为患者有武汉旅居史,感染来源很明确,但患者发病后存在很多暴露环节,也涉及很多不同城市,哪些人应该作为密切接触者,都需要通过现场流调还原现场,尽早发现患者整个传染链条,控制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保护易感人群。

  通过流调,程秀伟发现田先生妻子在回川前出现过咳嗽等症状(无发热),于是连夜通知广元市苍溪县疾控中心将其妻子从集中隔离点转入定点医院隔离治疗,并对田先生的7个密切接触者进行核酸检测。由于田先生有自行就医环节,为了避免就诊环节导致传播,经商讨后决定亲自还原现场,寻找每一个密切接触者。

  子时(1月28日00:00),会议结束。

  巳时(1月28日9:00)

  回到第一现场模拟还原

  来到田先生就诊的医院,程秀伟与当地疾控流调人员还原田先生的就诊现场,此时,苍溪县疾控中心两名现场流调人员周宏宇和任柯宇同步在田先生妻子隔离病房进行面对面流调。还原田先生就诊每一个环节时,发现的遗漏信息通过对讲机同步给流调人员,再由流调人员补充流调。

  “我们按照田先生当时看病的整个路径,并调取监控来模拟还原,从医院大门测量体温开始,发热门诊就诊、挂号缴费、乘坐电梯、采血、做CT,把每一环节接触了多少人、接触的人是否有做防护、暴露时长、接触田先生的医护人员防护是几级标准都搞清楚。”程秀伟说,通过这些数据信息最后来分析,哪些人属于密切接触者,哪些人需要被隔离,哪些人必须做核酸检测。

  未时(1月28日13:00)

  流调员传出关键信息

  还原现场,时间紧迫,“流调过程需要抓住每一个细节,同时安抚患者情绪,引导他们回忆出每一个场景,避免信息不对称。”程秀伟说,流调过程就是需要你寻找出一个接着一个的证据,最终找到突破口。

  可在对田先生妻子进行流调的过程中,隔离房完全密闭,就连门上的玻璃窗都是磨砂的,流调人员无法将流调报告安全地传递给外界。于是流调过程中的所有关键信息,全由两名流调员凭记忆完成。

  下午1点,对田先生妻子长达3个多小时的流调结束,两名流调员周宏宇和任柯宇开始凭借记忆交叉核对并进行信息盘点。“考虑到田先生一家自驾回家,途中还会经过各服务区、加油站,也会存在一定的密接人群。”程秀伟说,疾控人员要通过大数据,对田先生自驾过程的整个活动轨迹进行验证和分析。

  当时国家方案还没有要求对所有密切接触者采样和哪些人群需要集中隔离管理,通过信息整体研判,程秀伟给出了建议:对田先生的密切接触者进行核酸检测,并集中隔离管理,一般接触人员采取居家隔离观察。

  分析刚接近尾声,下一个任务电话响起:阿坝州报告当地首例疑似病例。

  亥时(1月28日21:00)

  病毒控制在最小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