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黄猄仙子

作者: 仙阁故事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03日 08:59:53

  很早很早以前,太行山里有个姜家庄,庄里有个叫姜英的小伙子,他父母早丧,一个人以打柴为生,过着孤苦的日子。
  
  有一天,姜英打了一天柴,回家连饭也没吃便躺下了,他刚闭上眼,便听门吱地一声开了,走进一位老妈妈,满头白发,一身黄衣服,一进门便跪在姜英面前:“好心的青年人,救救我的女儿吧。”
  
  姜英吃了一惊,急忙扶起老人道:“老妈妈,快不要这样。你有什么为难之事,就说吧!”
  
  老妈妈道:“孩子,明天你去打柴,到东山沟会碰见一只狗正追一只黄猄,那只黄猄就是我闺女变的,你千万救下她!”
  
  “我怎么救她呢?”
  
  “你只要把狗打跑就行了。”
  
  姜英道:“好吧,我按你说的办就是了。”
  
  姜英醒来了,原来是个梦,他也没往心里去,一看天还早,翻个身又睡了,他刚一闭眼,老妈妈又来了,一连三次都是如此,他知道是神仙托梦来了,于是暗暗记在心里。
  
  又睡了一会儿,天亮了,他急忙起身穿衣,烧火做饭,胡乱吃了几口饭,便拿上扁担绳子上路了。
  
  姜英走了半日,来到了东山沟,沟里柴草蓬蓬,山榆遍地,榛柴棵子绿油油的。他找了块柴草厚实之地,正要弯腰开始割,忽然刮来一股大风,接着窜过来一只牛犊子般的大黄狗,正追一只黄猄,那黄猄有猫般大小,浑身黄毛,娇小玲珑,甚是可爱。黄猄被黄狗追得前窜后跳,左躲右闪,跑到姜英面前,围着他转了几圈,不停地哀哀鸣叫。
  
  姜英想起昨天夜里的梦,马上抄起扁担去打黄狗,可黄狗不理不睬,还是穷追不舍。姜英生气了,憋足劲儿,抡起扁担,猛地向狗打去,只听“啪”地一声,打个正着,打得那黄狗哼哼叫了几声,一瘸一拐地跑了。
  
  那黄猄极通人性,跪到姜英面前,一拜再拜,一直拜了三回才走。
  
  自那以后,姜英照旧打柴,天不亮上山,太阳压山时回来,两个多月过去了,什么事儿也没出过。
  
  这天晚上姜英打柴回来,正要吃晚饭,忽然来了个老太婆,领着个十四五岁的姑娘,走到姜英跟前,可怜巴巴地道:“好心的年轻人,赏口饭吃吧,我们快饿死了!”
  
  姜英是个善良的孩子,见娘俩很可怜,于是盛了两碗饭,让她们吃了。
  
  吃过饭,老太婆又道:“好心的年轻人,天黑了,我们实在没地方去,就让我们在这儿住一夜吧。”
  
  姜英听了,忙说:“那可不行,家里就我一人,又是男的,不方便,您还是住到别家去吧?”
  
  老太婆说:“好心人,我们娘俩初到此地,人生地不熟,要是碰上坏人如何是好?你行行好,还是让我们住一夜吧!”
  
  姜英想了想,觉得老妈妈说的也对,只好答应了。他让她母女睡屋里,自己在院里搭个铺。
  
  一夜很快过去了,第二天,老太婆又道:“年轻人,你心眼真好,我也没啥报答你的,我女儿叫黄容,已经十六岁了,针线女工样样会干,只是命苦些,如果你不嫌弃,就让她给你当媳妇吧!”
  
  姜英听了,忙道:“不,不,不!老妈妈,我是个苦命人,怎能让小妹再跟我受苦呢?”
  
  老太婆说:“你日子虽苦,但很能干,过门后,你打外,她打里,会好起来的。”
  
  “我家连耗子都养不起,到哪里去找彩礼?”
  
  “我们看的是人,彩礼不计较!”
  
  “我就这么一间屋子,让妹妹住哪里?”
  
  “无妨!我女儿也是苦出身,有个窝就行,再说,以后赚了钱还可以盖房。”
  
  姜英见她们母女心眼实,也很高兴,就答应了。
  
  两天以后,他们成亲了,婚后,老妈妈离开姜英,回了老家。
  
  从那以后,小两口儿过上幸福日子,姜英早起晚睡,每日上山打柴,过去一天一趟,现在一天两趟。黄姑娘纺线织布,捎带耕种园子,日子越过越富裕,不久便盖了新房,买了牛羊,成了庄里富户。
  
  再说,追黄猄的那条犬原是杨二郎的咬天犬,那天,它到人间游玩,发现一只小黄猄,馋得流哈喇子,立刻向她扑去。眼看就要撵上了,不想被姜英打了一扁担,险些把腿打断,痛得逃回灌口,趴在杨二郎身边直叫唤。
  
  杨二郎知道这事后大吃一惊,暗道:一个凡夫俗子也敢打我的咬天犬,这还了得!他急忙上了凌霄宝殿,找玉帝奏本。玉帝听了十分恼怒,命他带领三千天兵天将,前去捉拿黄猄,严惩姜英。
  
  杨二郎回到灌口,立刻升了宝帐,手拿令旗,高声叫道:“司山天尊上帐听令!”
  
  杨二郎话音刚落,左厢立刻闪出一位凶猛剽悍的神将,跪到地上,道:“末将在!”
  
  杨二郎道:“我命你今夜子时施展移山大法,搬运干元山,把姜家庄压住!”
  
  司山天尊躬身施礼,道:“遵命!”说罢下帐去了。
  
  这天姜英吃过早饭,刚要上山,黄容忽然走来道:“姜郎,今天不要上山了,你快帮我撅箭杆!”
  
  姜英道:“要那何用?”
  
  黄容道:“不要问了,以后你自然明白!”
  
  姜英知道她比自己聪明能干,她让撅箭杆必有大用,也不再问,急忙搬来秫秸一根一根地撅起来,不一会儿,便撅了一堆。
  
  黄容手拿箭杆,左插右插,前绑后绑,不一会儿便插了个箭庄子,那箭杆庄有街有道,有房有屋,人在庄里跑,狗在庄里叫,就像真庄子一样。
  
  半夜以后,黄容同丈夫把箭杆庄搬到庄西,然后一挥袍袖,庄子立刻活起来,只听里边人欢马叫,鸡鸣狗吠,甚是热闹。接着,黄容又拢了一抱草,向空中扬去,那草飘飘下落,不一会儿,便落到房上、街道上,顷刻间,姜家庄便被杂草遮住了。
  
  子时到了,司山天尊搬了一座大山,匆匆忙忙来到姜家庄,从云端上往下一看,只见庄子安安静静,人们都睡了,心中大喜。于是双手一撒,大山飞速下落,咕咚一声。把姜家庄压住了。
  
  第二天,杨二郎命值日功曹前来察看,值日功曹见庄子完好无缺,一点没受损失,压住的是那箭杆庄子,杨二郎大怒,道:“我命司山天尊前去压住,因何没压住?”

上一篇:蚕神献丝

下一篇:恩仇芍药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