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王幼玉记

作者: 仙阁故事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05日 11:48:56

  王生名叫真姬,小字幼玉,一字仙才,原本是京师人,随父亲流落在洞庭湖以南地区,安家在衡州。她与妹妹、姐姐三人都是当时有名的歌妓,她们的姿色与歌舞,远远超过同辈的妓女,别的妓女都不敢与她们一争高下。幼玉的才貌又超出她姐妹二人,同她来往的都是风流儒雅的士大夫们。除此而外,虽是那巨商富贾,也不能打动她的心。

  夏公酉(夏为贤良科进士,名噩,字公酉)旅游衡阳,衡阳郡侯举行宴会邀请他参加。公酉说:“听说衡阳有位歌妓叫王幼玉,歌舞美妙,容颜极美,她是哪一位?”郡侯郎中张公起便命幼玉出列参拜。公酉看见,叹息说:“如果让你居住在东西二京,未必会在二京名妓之下。现今你居住此地,你恐怕就不能名扬天下了。”公酉叫左右侍候之人取来纸笺,写了一首诗赠送给幼玉。诗中写道:

  造物主并无偏袒谁的私心,

  万物展现各自不同的美形。

  可叹你有兰花蕙草的美质,

  远离幽谷还是那么的郁青。

  朗朗清风暗助你容颜艳秀,

  丝丝雨露滋润你体态轻盈。

  一旦住在宽广的皇家林苑,

  红桃艳李难超过你的芳馨。

  从此之后,她的名声更具有光彩。但是在空闲的日子里,幼玉常常像幽谷中的鲜花那般生出一份愁苦、寂寞,或如寒冷中的香蕊,含苞未吐。有人询问她为何如此?她回答说:“操持这种行道不是我的志向。”再问她原因何在?她说:“现在的人,或者做工,或者经商,或者务农,或者贩物,或为道士,或为僧人,都能足以养活自己。唯有我们这些人涂脂抹粉,巧言令色,以此来获取财物。思考之下,我感到无比的羞愧。只是迫于父母姐弟的压力,不能脱离这种营生。倘若能嫁给一位良人,留心侍奉公公婆婆,主持祭祀之礼,让人能在背后指着说:‘那是某人家的媳妇。’这样,死了之后,也好有埋骨之地。”

  正好有一位东都人,姓柳名富,字润卿,是一位豪俊之士。幼玉刚一看见他,就说:“这人是我的丈夫。”柳富也有意娶幼玉为妻。这时,柳富对游历生活已经感到厌倦了,便在风前月下,与幼玉握手相依,相互难舍难别,时间一长,幼玉的妹妹暗地知道了这件事,责骂柳富说:“你如果再这样做下去,我不会放过你,我立即到官府告你。”从此,柳富不敢再去幼玉那里了。

  一天,柳富在江边遇见幼玉。幼玉哭着说:“过错不是我造下的,你应该从情理上推想一下。希望他日我俩有终身之约,不要有今天这样的怨恨。”两人便在江边对饮,幼玉说:“我的尸骨,将来定当附葬在你柳氏祖先的坟地里。”又对柳富说:“就我所知,世间离别之后而又相聚的人很多。有些人在谈情说爱时言词动听,只不过是为了获有对方的钱财,根本没有以身相许之意。我有一头垂地的长发,我珍惜它如金玉一般宝贵,其他人不敢窥视它,对于你,我无所顾惜。”说完,自己解开发鬟,剪下一缕送给柳富。柳富非常感动,又十分喜悦。

  分手之后,柳富因一心思念幼玉但又不能相会,心中生出无限恼恨,便一病倒床。幼玉得知后,日夜怀念,派人去照料他。痊愈后,柳富写了一首长长的诗歌赠送给幼玉,诗歌说:

  高高的紫府楼阁相连相依,

  金碧的户窗阵阵红光泛起。

  居住其中的皆是绰约仙子,

  绝世妖艳的美姿无与伦比。

  偶然思凡生起尘世之心,

  几年间被贬谪到衡阳市里。

  就像皇家阿娇从宫阙飞来,

  长在娼家纯粹是偶然罢了。

  天生的美姿艳色超绝同伦,

  压倒花街中众多罗绮美女。

  乌发高高堆起像巫山云彩,

  明目流盼似能剪断秋江水。

  洁白的双手细长而又浑圆,

  有如脱壳的春笋伸向青天。

  鞋上绣着鲜花衬着如弓小脚,

上一篇:谭意歌传

下一篇:杨太真外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