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金袈裟之谜

作者: 仙阁故事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04日 04:43:09

  护国宝师徒密议

  1966年夏天的一个深夜。

  位于S城外的天灵山上的灵宝寺已经进入梦乡,大雄宝殿、金刚殿、库房及僧舍沉浸在一片静谧与黑暗之中。唯独那座七级浮屠天灵塔却像个警觉的监寺护僧,昂然挺立在这茫茫夜色之中。

  突然,一条黑影轻捷地翻过高耸的寺院围墙,猫行鼠窜般地来到天灵塔下。

  天灵塔是座石塔,18年前一场雷电引发大火,把天灵塔的木结构烧了个精光,只剩下这座完整的石芯。此刻,石塔第二层的石室中,闪动着一丝微弱的烛光。一老一少两个僧人围桌促膝而坐,正窃窃私语,两人的脸上露出了焦急和不安的神色。只听那个盘膝而坐的20来岁的小和尚焦急地问道:“师父,万一明天红卫兵和造反队真的杀上山来,一定要追查这件金袈裟,那时可怎么办呢?”

  “海量,你说说看,该怎么办才好呢?”有着一缕齐胸的银白胡须,面色红润的寺院方丈一重反问道。

  “依徒儿之见,干脆把它交给红卫兵,交给国家政府,以免……”

  “傻话!”一重把茶碗重重地往桌上一放,“这件金袈裟代表着我们净宗佛门派1300多年的历史,闻名于海内外,是我们佛之瑰宝、国之荣威呀!你就能保证在这批毛头小伙子中没有坏人吗?”

  “这……”海量一张圆脸涨得通红,两条浓眉间隆起了一个疙瘩,”师父,如若不交出金袈裟,,红卫兵造反派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茶姑告诉我,今天城内戒幢律寺的老方丈,就是为了那只商代铜鼎,给他们活活打死……”

  “别说了!”一重悲痛地打断了海量的话,神情肃穆地望着眼前上下跳跃的烛火,“到时,我自有办法。”少顷,他望定海量,一字一顿地说道,“我只有一句话,就是舍命也要保下这件无价之宝,不让它落到坏人手里。你回答我,你能做到吗?”

  海量猛地站起,眉宇间洋溢着一股浩然正气,“回师父,为护国宝,为存佛威,徒儿海量就是赴汤蹈火、身首两离,也万死不辞!”“徒儿言重了!”说着,一重从怀里摸出一包用紫绒布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东西,放到桌上,“为师笃信于你,一切交付给你了!”

  海量接过紫绒布包,一层层打开,露出了里面一件黄褐色的袈裟。这件袈裟粗看与普通袈裟没有两样,但细细一看却大有讲究:在袈裟86块缝联之处,均嵌有一条细如茧丝般的金光闪烁的金丝线,袖口与领口处均用薄如蝉翼的金箔圈联。这件袈裟自辗转传到灵宝寺后近千年的历史中,一直被佛门奉若神灵,供在神龛内高高搁起,不再动用。所以虽历经沧桑,仍无磨损之处。只有右肩叠领处有个细如米粒般的破洞,不知是那代佛家禅师不慎烫下的香洞。

  此刻,一重用哆嗦的双手捧起金袈裟,哽咽着对海量说:“徒儿,这件金袈裟的前程与老僧毕生的夙愿就全部交托与你了!”说罢,一重潸然泪下,弓膝就跪。海量大吃一惊,叫声“师父”,忙上前将一重扶起。正在这时,忽听楼下塔梯上传来“吱呀”一声。

  师徒俩闻声脸色陡变,同声喝问:“谁?”

  “是我,净无。快启塔板。”

  海量望望师父,见师父把金袈裟塞入被褥藏起,这才过去掀开塔板。

  净无是个二十八九岁的精壮小子,五短身材,穿一身不知从哪里搞来的草绿色军装,左臂上佩着一只大红的臂章,上面“园林革命造反队”七个黄字分外显眼。要不是他光头上依稀可辨的几个戒疤,还真看不出他曾是佛门子弟、出家人呢!

  净无跳上楼,一屁股坐下来,端起桌上茶碗先咕咚咕咚猛喝了一气。

  “净无师兄,你怎么不在山下造反队呆着,上山干什么来了?”海量奇怪地问。

  净无放下茶碗,一抹嘴,喘着气说:“师父师弟,不好了呀!刚才我听到王大元和红卫兵小将头头商量,明天天一亮,他们就要上山查抄‘四旧’来了。”

上一篇:抗日之秘密印钞局

下一篇:鬼奎与侠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