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叶公语孔子曰:“吾党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证之。”孔子曰:“吾党之直者异于是: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

作者: 仙阁故事网 发布时间: 2022年04月28日 08:01:18

  叶公语孔子曰:“吾党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证之。”孔子曰:“吾党之直者异于是: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

关键词:论语,子路第十三

解释翻译

[挑错/完善]

  叶公告诉孔子说:“我的家乡有个正直的人,他的父亲偷了人家的羊,他告发了父亲。”孔子说:“我家乡的正直的人和你讲的正直人不一样:父亲为儿子隐瞒,儿子为父亲隐瞒。正直就在其中了。”

  这是叶公跟孔子的一段对话。上一次在十六章里头,我们也介绍了叶公,他是叶这个地方的领导者,原来是一个小国,后来归属于楚国,叶公是楚大夫沈诸梁。在这里他向孔子说,『语孔子曰』就是对孔子讲,『吾党有直躬者』,这个直是正直;躬,根据郑康成的《批注》,他是一个人,人的名字,就是在叶公他那个地域,这个吾党,党是当乡党来讲,就是说我们这个乡有一位很正直的人,他的名字叫躬。郑康成的《批注》里面,把那个躬作弓箭的弓字来讲,这是一个人的名字。他正直在什么地方?他说,『其父攘羊』,这个攘有夺取的意思,羊牠自己跑来,结果躬他的父亲就把这个羊夺走,这是属于偷盗。『而子证之』,躬就是他的儿子,就去证明他的父亲偷了羊。这是叶公认为这个儿子很正直,连他父亲偷羊他都要去揭发,显示所谓大义灭亲。

  孔子听到叶公这样的话就说,『孔子曰:吾党之直者异于是』,孔子不以为然,他说我们这个乡党里头正直的人,与你所说的那个正直的人不同。不同在哪?底下就说,『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这个隐就是隐瞒,父亲替儿子隐瞒,儿子替父亲隐瞒,反而正直就在这父子之间互相隐瞒当中。这个话怎么理解?我们看李炳南《雪公讲要》里面讲,如果证明自己的父亲偷了羊,去揭发,揭发别人这个事看起来好像很正直,但是揭发自己的父亲,这已经跟天伦之理相悖,其中这种所谓的正直都是有虚妄、有诈,所以不可取。父子互相的相隐,这是什么?天伦之理,虽然事上看起来好像不正直,但是确实对理来讲是正直的,所以孔子讲「直在其中」。

  雪公又引《皇疏》,皇侃的《注疏》说,「父子天性率由,自然至情。若不知相隐,则人伦之义绝矣」。父母跟儿女之间他天性就是互相的爱,这是一体的,这是自然至情,这个至情就是最纯真的一种情感。父子有亲,这是自然之理。如果父子之间因为这事而为了讲求正直,不能够相隐,这个人伦之义就被断绝了。为小的正直,而断大的正直,这个是什么?社会将会大乱。社会要稳定要和谐,建立在五伦十义的基础上。而五伦最根本的一伦,就是父子一伦。如果父母和儿女之间都不讲究情感,针锋相对,比路人还要无情的话,这叫家不是家、国也不是国,这叫动乱。我们仔细看看一个国家的治乱,就从这个伦常关系上看。什么叫正直?正直就是符合五伦十义。如果违背伦常的这个所谓的正直,这就已经不正直了。伦常是大道,要符合大道的,这才叫直。所以孔子讲的直,是以伦常为基础,这叫常道。

  我们再看雪公又引「范宁曰」,范宁是东晋经学家,他说,「夫所谓直者,以不失其道也。若父子不相隐讳,则伤教破义,长不孝之风,焉以为直哉?今王法则许期亲以上得相为隐,不问其罪,盖合先王之典章」,这个话说得就好。范宁讲的,什么叫直?以不失其道,这叫直。我们讲道德,道德就是正直,道是自然的规律。五伦是自然的,天生就会有五伦关系,人一出生他就会有父子,会有兄弟,会有朋友、夫妇、君臣,都有。符合这个道,这叫德。讲求德,才有直。「若父子不相隐讳」,父母跟儿女之间小的错误不能够包容,不能够隐讳,讳就是不讲出来,为什么不讲?给他机会改过,你把它讲出来,可能引起对方的逆反,他也就无从改过,这就伤教破义。教就是教化,伦理道德的教化;义就是正义,五伦十义。

  十义是在五伦上面讲的,所谓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义妇听,君仁臣忠,长惠幼顺,这是十义,道义、恩义、情义,这个不能破。如果这个破了,讲求所谓的正义,已经是假的了。你看父子之间如果互相揭发,互相写材料,划清界线,去批斗自己的父亲,「长不孝之风」,这哪是正义?这种时代,那就是动乱的时代,就叫浩劫,国家的劫难。为什么?因为最根本的孝道被破掉,父母跟儿女之间那个亲情给破掉,那就人都不像人,就连动物都不如了。你看虎狼再凶狠,也不会咬自己的儿女。人之间互相的揭发,互相的批斗,这是父母儿女之间互相的批斗,你看这社会当然就是动乱的,也不会长久,因为这不符合道。所以社会和谐必须是建立在父慈子孝的基础上,要提倡孝道,提倡孝的风气,这个比什么都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