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深圳出租屋故事(66)修鞋老人

作者: 仙阁故事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9月09日 00:44:20


深圳出租屋故事(66)修鞋老人
 
2006年12月19日06:00 深圳商报  

  张大爷今年66岁,虽然身材瘦小,但身板还十分硬朗,只是黝黑的脸上留下了岁月的痕迹,眼角横着一条条深深的皱纹,嘴角周围满是白渣渣的胡子。比起生活在城市里的同龄老人,要显得苍老得多。

  种了一辈子地,张大爷原以为这辈子只能和土地打交道了,谁知命运无常,2001年,因为儿子与人打架,他家的房子被人家给拆掉了。无奈,61岁的张大爷和儿子、儿媳背井离乡来到深圳,投奔在深圳打工的女儿、女婿,从此开始了他在深圳出租屋生活和谋生的经历……

  身居“斗室”

  来到深圳后,张大爷他们在女儿、女婿居住的石厦村落了脚,挤在一间30多平方米的出租屋。这是一套单身公寓,为了方便,他们找来几块防火板,将出租屋隔成两大一小三部分,女儿和女婿、儿子和儿媳住两间“大房”,张大爷住小间。张大爷的“房间”,除了一张小床,几乎没什么空间。

  “深圳的房子可不像咱农村那么宽敞,很多来打工的人住得比这里还小呢,您老就将就一下吧。”女婿怕张大爷不习惯,便安慰说。

  “没关系,我这辈子什么苦没吃过,还在乎这个?能省就省。”想到这小小的出租屋一个月的租金要700多块钱,张大爷感到有张床睡就可以了。

  话是这么说,但张大爷还是会经常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回念在老家的日子,想起那广袤的土地,那绿油油的稻田,想起了乡间小路上那经常可以闻到的牛粪味。可一睁开眼睛,看到的只是眼前这一间“斗室”。张大爷不禁叹了口气。

  摆摊修鞋

  儿子、儿媳很快在深圳找到了一份临时工作。张大爷也想出去打工挣点钱,可自己这把年纪,找工作谈何容易。见到老父亲黯然神伤,女儿便建议父亲在楼下附近摆个鞋摊,“石厦村有好几个修鞋的地摊,我看他们生意还行,要不你也试试?”

  张大爷仔细一琢磨,觉得可行。自己年轻时学过一点修鞋的手艺,虽然年久不用,但还算是有点基础。于是,他拿出积蓄购置了几样修鞋工具,便开张做生意了。

  第一天早上8时,张大爷挑着修鞋的担子出门,来到了出租屋楼下两三百米远的地方,摆下了摊。旁边,已经有四五个同行“驻扎”。看到有“新人”加入,几个同行互相对视了几眼,其中一个人从小板凳上站起来,径直走到张大爷面前,语气中充满了敌意:“老头儿,这里人满了,你到别的地方摆去。”

  “我,我,我……”张大爷人生地不熟,不知道这里的“行规”,心里又急又怕,说不出话来。另外几个修鞋的这时也走过来,一起把张大爷撵出他们的地盘。

  张大爷挑着担子回到出租屋,想起早上的遭遇,忍不住老泪纵横。晚上,女婿知道事情的原委后,找到认识的一个治安员,请他帮忙跟几位修鞋的说说。经过一番“交涉”,几位修鞋匠终于同意让张大爷“加盟”,给他一席之地。

  生意兴隆

  张大爷修鞋很认真,虽然做得慢,但技术不错,而且不乱要价,时间长了,就有了自己的顾客群。有一次台风过后,有好几位顾客拿着被风刮坏的伞过来,问有没有人会修。所有修鞋匠都摇了摇头,因为雨伞虽然拆卸容易,但要装上去却非常难,需要一定的技巧。但张大爷觉得,修伞这活有潜力“开发”,便开始琢磨修伞的技巧。他把自己家的伞不管是折叠的还是直杆的全部拆开,研究其结构,再重新安装,反复拆装好几次。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和钻研,他终于精通了伞的构造原理并掌握了修伞技术。他的这项“新业务”一经推出,立即赢得许多顾客。

  “修伞是细活”,张大爷说,“修一次一般2~3元,贵了别人不修,而修一把伞从拆开到装上,要半小时以上,很费时,没有补鞋赚钱快。”不过一般修伞的都是熟客,张大爷也乐意帮忙,因为这样可以留住顾客。

  不管刮风下雨,也不管烈日炎炎,张大爷每天一早就出去摆摊,撑起一把遮阳伞,一天10多个小时都守在那里,到晚上8时天黑了才收档。他的生意一天比一天好,平时一天能有三四十元的收入,有时周末还能翻一番。

  回家盖房

  与张大爷紧挨在一起的修鞋匠是40多岁的刘师傅。张大爷的到来,使他流失了不少客源,他心里是又羡又妒又恨。

  2006年夏天的一个中午,一天都没有什么顾客光临,所有修鞋匠的生意都十分冷淡。临近午饭的时间,张大爷从包里掏出带来的饭盒,慢慢吃了起来。刘师傅眼睛斜瞥了一眼,全是素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