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深圳出租屋故事(50 )端了假烟店

作者: 仙阁故事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9月09日 00:35:55


深圳出租屋故事(50 )端了假烟店
 
2006年11月27日05:00 深圳商报  

  2006年3月底,沙井街道松山社区治安员在岗贝坑一巷某栋附近巡逻时,发现一个可疑的人,这个人有时在天台上睡,有时在楼道里蹲,还探头探脑观察某栋4楼住户的情况。治安员将其带回询问,一核对身份,这个可疑人物竟然是沙井街道岗综管站的出租屋管理员老薛。

  治安员们一脸诧异:“这家伙真怪,一天到晚不回家在这儿守什么?”

  特价批发

  事情要从3月初的一天说起。沙井街道岗综管站的出租屋管理员老薛、阿祥,像往常一样对辖区的出租屋进行走访登记。来到岗贝坑的时候,阿祥一摸口袋,“忘带烟了”。

  对于两个“老烟民”来说,没有烟,可比不吃饭不睡觉还难受,阿祥跟老薛嘀咕了一番,就去买烟。刚抽一口,两人感觉不对劲:“什么烟?都发霉了?还是‘芙蓉王’,肯定是假的!”

  跑了大老远的路,买回来的竟是霉烂变质的假烟,老薛气不过,决定揪出这伙倒卖制售假烟的“老鼠”。接下来的日子,岗贝坑隔三岔五地就出现老薛的影子。有事没事,他就往士多店附近的人堆里扎,逢人就侃见人就聊:

  “兄弟,你住在附近吗?能给我一支烟抽吗?”

  “大伯,你这附近哪里能买到‘芙蓉王’香烟啊?”

  有的人表情奇怪地转过身:“连包烟都买不起?”有的人很和善,递上支烟打着火:

  “小伙子,你要买就去永庆批发商店。那里一包香烟比商场便宜好几块呢!”

  “我就这样去,他能卖吗?”“卖,只要给钱就行!”“大爷,他卖的烟质量行吗?”

  “咳,小伙子,你哪个厂的?新来的吧?想吸好烟,谁上那儿去!”

  经过一段时间缝人就“讨烟抽”的尴尬日子,老薛终于把目标锁定在岗贝坑一家名为“永庆批发”的商店。

  搜集假烟

  “永庆批发”商店从外面看是一间再普通不过的小商铺,既卖香烟、饮料又经营公用电话等业务。由于服务范围涉及社区的几千间出租屋、50多家商铺和十几家工厂,每到工厂上下班时间,商铺里挤满了劳务工,生意很红火。

  永庆批发小商店的老板辉仔,老薛早有耳闻:广东饶平县人,2004年来深圳打工。凭着在岗社区住了几年的“资历”,不到20岁的辉仔认识了不少狐朋狗友。碰到什么事,他总能拉出几十个人给他捧场、助威。

  老薛再次走进永庆批发商店,是在2006年3月24日的上午。去的时候,老薛特意穿上了出租屋管理员的制服,手拿走访册。一进店,他就亮开嗓子:

  “老板,给我拿包‘红双喜’。”

  “硬的6块,软的5块。”店主“啪”地把两包烟甩到柜台上,得意地夸耀说:“这个价钱,你走遍沙井也买不到。”

  老薛挑了包贵的,若无其事地离去。

  随后几天,老薛都是请其他承租人替他去买烟,红塔山、白沙、五叶神、芙蓉王……截止到3月底,老薛先后从“永庆批发”买回20多个品牌的40多包香烟。这对一个月只有八九百元工资的出租屋管理员来说,是一笔庞大的开支。老薛的老乡到他家玩时,看到码得高高的香烟时都“哇”地叫起来“想抽死人啊?”当他们知道买回的这一堆全是假烟时,都摇摇头,“疯了你?”可老薛只是笑笑。他知道,终有一天他会用这些“铁证”将奸商绳之以法。

  顾客的泪

  3月27日,老薛像往常一样去走访登记。经过“永庆批发”时,他瞥了一眼,商店里一名30多岁的妇人正拍着桌子大骂,“退货!”

  小老板辉仔也很生气,卷起袖子叉着腰:“坏我名声还想退货?”

  老薛挤上前问究竟。女顾客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自己被这个批发店给骗了。原来,女顾客为了老公能当上组长,特意到“永庆批发”买了两条“芙蓉王”送给经理。没想到才过两天,烟又给退回来了。经理拉着脸,冷冷地补上一句:“下次送礼能不能来点真的?”

  女顾客恨恨地说:“我老公的脑袋都快缩进脖子里了。”

  老板辉仔不屑地哼哼鼻子:“我的烟根本是被你调了包。”他霸气地指着旁边几个看热闹的租户说:“你问问他们,我这里什么时候坑过人?”前排的租户们没有应声也没有否认,只是往后缩了缩。

  老薛看在眼里,急在心中:“这不是一般的地痞商贩。辉仔在这一带拉帮结派,想靠顾客举证扳倒他看来是不行了。只能找出窝点,来个人赃并获。”他拉着哭哭啼啼的女顾客出了商店。

  铲除毒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