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深圳出租屋故事(43)相互“盯梢”

作者: 仙阁故事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9月09日 00:31:56


深圳出租屋故事(43)相互“盯梢”
 
2006年11月16日05:20 深圳商报  

  钟元辉一眼瞥见,那个一言不发的长发女子又站到门口探着身子往外张望,向钟元辉他们这里观察。“她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钟元辉心想。

  核对完租户的信息,钟元辉又回到长发女子租住的出租屋门前,想再次和她交流。但是,她把身子又缩了回去,躲进房间里。

  她是哑巴?

  2005年5月22日下午3时,太阳毒得仿佛要把人烤出油来。钟元辉来到南山南园村正四坊一间平房核对租户信息。这间平房木门大开着,一位二十出头的长发女子站在门口。

  “这个女子应该是新搬进来的。”南山街道出租屋综合管理所管理员钟元辉,虽然管着1200多套出租屋3000多租客,但看到这女子时,他脑子里马上下了这个判断。

  “我是出租屋管理员,麻烦你登记一下信息。”钟元辉边说边亮出工作牌。那女子隔着铁门呆呆地看着他,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

  “你叫什么名字?什么时候搬进来的?”钟元辉以为那女子没听清楚,又问了一句。她抿着嘴还是摇摇头。

  “把你的身份证给我看一下好吗?按照规定,租户都必须登记信息的。”那女子依旧摇头。

  钟元辉站在门口说了十多分钟,热得脑门不断冒汗。他把该问的话都问遍了,那女子除了摇头还是摇头,吭也不吭一声:“难道她是哑巴?”

  “你是不是说话不方便?那你自己填一下表格吧!”钟元辉觉得直接问一个女孩子是不是哑巴不够礼貌,拿出一张空白表格,从门缝里递了进去,让对方自己填。

  那女子见到那张空白表格,摇了摇头又摆了摆手,转身跑进房间里躲了起来。钟元辉尴尬地在门口愣了一会,把手缩了回来,只好转身去核对其他租户的信息。

  她被拐带?

  “一个哑巴关在屋里干吗,她有什么难处?”钟元辉下班回到办公室,总想到长发女子没有表情的面孔和奇怪的举动。他调出长发女子所在出租屋租户的资料,租户是一对四川夫妇,没有留下联系方式,“他们也是刚搬来的。难道是被控制的哑女小偷?……我明天得再去看看。”

  第二天上午9时,钟元辉到南园村正四坊走访租户,想了解一下长发女子的情况。租户们说,这个女子第一天住进来时,租户们还听见她和四川夫妇在说话,但他们听不懂。

  确定长发女子不是哑巴之后,钟元辉又去敲门。那女子见到他,还是一言不发,两个人隔着门僵持着。

  “她是刚从内地出来不会说普通话?……”

  “不会说普通话也不用一声不吭。难道她是被拐带到这里干坏事的,说话不方便装哑巴?”

  钟元辉脑子里一瞬间动了这么多念头。他看到客厅里有一台黑白电视,几张木板凳,凳子上是几个蓝色坐垫。上次他来登记租户信息,那对四川夫妇邀请他进去坐,屋子里就是这样的摆设,从这摆设来看,四川夫妇还没搬走。

  “莫非拐带她的就是那对四川夫妇?”钟元辉疑问越来越多,嘴上却问:“原先住在这里的那对四川夫妻呢?是你的朋友吗?”

  长发女子一听钟元辉说话,立即摇摇头跑进房间里躲起来了。

  “嗳!请你登记一下租户信息!”钟元辉隔着铁门喊,那女子却不肯露面。“她肯定是被人从内地拐骗过来控制起来的。或许,控制她的人就在房间里,所以她害怕得一句话也不敢说。”想到这,钟元辉决定继续暗中观察。

  她是“小姐”?

  第三天早上6时多,钟元辉来到正四坊,躲在偏僻的角落里,“侦察”出租屋的动静。7时刚过,长发女子起床后把门打开通风。

  透过铁门,钟元辉看见长发女子坐在客厅看电视,整整一上午,钟元辉两条腿站得发麻,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屋里,并未发现什么异常情况。

  下午,钟元辉又到南园村正四坊转悠,装作核对租户信息,继续“侦察“出租屋。奇怪的是,钟元辉一出现,长发女子就站在门口观察他的举动;一旦他走近她的出租屋,她又躲了起来。

  “屋子里没有其他人,她又在观察我,难道她不是被控制起来,而是做‘小姐’的?”钟元辉心想,“如果是做‘小姐’,晚上一定有男子进出。”

  当晚9时,钟元辉趁着夜色来到正四坊。他站在角落里,眼睛定在长发女子家那道铁门上。几个小时过去了,直到深夜长发女子关灯休息,整夜没人进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