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董国政:中国棉花的三个贡献

作者: 仙阁故事网 发布时间: 2022年05月10日 10:49:47

  董国政/文 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妇孺皆知。她千里送寒衣给丈夫万喜良,可等她赶到丈夫那里时,却得知丈夫已经死了。这个悲情故事完全合乎“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文学逻辑。这里且不论孟姜女是否哭倒了长城,想说的是,这位传统的中国女性当年送的是什么寒衣。

  寒衣即御寒之衣。据专家考证,古人最长见的寒衣是裘,但只有贵族才穿得起;其次是袍、茧。袍与茧的区别在于絮在衣服里子与面子之间的东西不同,絮新丝绵的叫茧,絮乱麻和旧丝绵的叫袍。《诗经 秦风 无衣》有“岂曰无衣,与子同袍”之句。可见,袍是战士所服。茧相对高级一些。也就是说,孟姜女当年赶制的寒衣是袍。这种御寒之物效果如果不得而知,但基本可以肯定,比不上今天的棉大衣。

  孟姜女为什么不制作棉大衣,而要给寒冷的北方服劳役的丈夫制一件袍呢?原因其实很简单:那时候,还没有棉衣。不仅秦时没有棉,汉以前都没有。只是到了唐,棉花种植才引进中国。

  孟姜女之后差不多过了1500多年后,棉花才开始在中国大规模种植。此事要归功于农民出身的皇帝朱元璋。

  中国棉花的贡献有多大?以下三个方面是最为突出的:

  首先,它解决了中国人的穿衣问题。

  在中国人的生活中,衣是最基本的需求之一,甚至排在了食的前面。“衣、食、住、行”,先有衣服穿,这才叫人的生活。肚子饿一点还能硬撑着,没有衣服穿,怎么参加公共活动?

  讲“仁爱”的孟子曾有这样的主张:“五宙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鸡豚狗之畜,无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亩之田,勿夺其时,数口之家可以无饥矣。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颁白者不负载于道路矣。七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梁惠王上》)但在后人看来,百亩之田,五亩之宅,不过是孟子所理想的经济制度,是农业社会的乌托邦,实际上并没有实行过。尤其是上古之时,老百姓根本穿不上锦衣帛衣,只能穿麻、毛编织品,最早见的是褐——用麻或毛捻成线编织的粗衣,不但重,而且毛糙,也不暖。有的甚至连褐也穿不上,《诗经》就有“无衣无褐,何以卒岁”的感叹。

  专家们对麻被棉取代的过程说法不一,有人认为大致开始于北宋。但直到元朝,棉花种植的面积都较为有限。《世界文明史》中写道:中国的“植棉开始于13世纪,在明代得到了很大的发展”。草棉和亚洲棉在唐朝以前就由印度传入中国,但直到宋朝才开始进入中原地带种植。

  明朝为什么要老百姓大肆植棉呢?

  美国学者尤金 N 安德森指出,明朝在时间上相当于小冰河时代的最恶劣时期,冬季寒冷无比,夏日则要么天旱无雨,要么大雨骤至。气候并不是棉花生产的决定性因素。决定性因素是朱元璋做了皇帝以后所采取的以农立国的新举措。他毕竟是从社会最低层成长起来的草根皇帝,懂得安养生息,不仅实行了屯田制度,军粮自给,还兴修水利,并在全国推广桑、麻、棉等经济作物的种植。朱元璋的“圣谕”中说,朝廷要“使农不废耕,女不废织,厚本抑木,使游惰皆尽力田亩,则为者疾而食者寡,自然家给人足”。朝廷规定,有田5至10亩的农户,必须植棉半亩。明朝提倡植棉的背景是多重的。允许部分税收改用棉花交纳的举措表明,朝廷赋予棉花与丝绸并驾齐驱的地位。

  棉花的种植较麻有不少优点,比如,棉田收获的棉花纤维数量要明显高于麻田所提供的纤维量,棉花的种植条件较麻更少限制,麻长成后要经过沤麻这道工序,泡制麻杆必须在炎热的气候中进行,而且还必须有活水。棉花长成后,只需采摘下来就可以了。传统的方法是手工劳动,而现在机械采摘已获得成功。2005年,在新疆石河子垦区,100台进口采棉机首次对近28万亩棉花进行采摘,采净率达90%以上,被称为“植棉史上的一次革命”。纺麻则是以纺车来完成的,甚至有时要装上叶轮并以水力传动。弹棉花纤维时使用的器械相反却要简单得多,一般仅由一人操纵。

  八十年代以后,我国沿海城市建立起发达的棉纺加工业,我国棉花主销区位于沿海及中心城市,如京、津、沪、广东等地。近几年,国家为了调整产业结构,实施“东锭西移”战略,棉花的消费区逐渐向主产区转移。

  明时,上海至太仓是一个大的产棉区,也是一个商品棉集散地。据《农政全书》记载,“海上官民军灶垦田几二百万亩,大半种棉,当不止百万亩。”而在诗人眼里,“眼见当初万历间,陈花(棉花)富户积如山……昔年河北载花去,今也载花遍齐豫。北花高捆渡江南,南人种植知何利。”到万历时,棉花大面积种植在山东河南地区已渐趋普及,而北花已向南方倾销。棉花种植遍及南北,棉布成为国人的主要衣料。明朝还有一个特殊规定,即商贾之家不得穿绸纱。棉布生产进一步发展,呈现出取代价昂的丝织品和产量少的麻制品的趋势。“标布”、“木棉布”这些名牌布畅销国内外。普通百姓买不到上等棉布,自家纺织也能解决穿衣问题。在鸦片战争前夕,棉布的总产量已增至3.15亿匹布,也就是说,每个居民占约3/4匹布。大部分农民都保存其皮棉以用于缝制粗布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