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成人礼”之后,拉卡拉会讲一个好故事吗?

作者: 仙阁故事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5月23日 05:17:25

作者丨十玖

编辑杜一兰

3月26日,在第十八届发审委2019年第9次工作会议上,第三方支付公司拉卡拉支付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拉卡拉”)成功过会,拿到IPO批文,成为A股支付第一股。

拉卡拉创始人孙陶然曾多次表示:“一个企业最重要是本身的发展,但发展到一定的阶段一定要上市,对接资本市场,可以说上市是企业的成年人礼。”

这是拉卡拉继2016年借壳西藏旅游上市未果之后,公司第三次闯关IPO,好在终于闯关成功。然而,财经网注意到,在拉卡拉成功过会的背后,公司屡次违规、业务单一、行业竞争加剧等问题,似乎愈演愈烈。

违规“老油条”

拉卡拉创办于2005年,主营第三方支付业务,是孙陶然继蓝色光标之后创办的又一家备受外界关注的公司。率先在市场上推出支付业务,以及中国最成功的连续创业者孙陶然的加持,彼时的拉卡拉堪称“明星公司”。

然而,作为第三方支付机构,表面光鲜亮丽的拉卡拉,内里却“劣迹斑斑”。

2016年,中国人民银行印发的《关于加强支付结算管理防范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有关事项的通知》(俗称261号文)明确要求,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在网上买卖POS机(包括MPOS)、刷卡器等受理终端。

财经网注意到,在今年的“3.15”晚会上,拉卡拉被爆在电商平台出售POS机。且在过会前夕,拉卡拉还被曝出违规事项,公司内控问题“堪忧”。

事实上,拉卡拉并非首次违规。早在2016年3月,拉卡拉宁波分公司就因未落实特约商户实名制,被中国人民银行责令停止银行卡首单业务。

财经网粗略统计,仅2018年,拉卡拉湖南、湖北、江苏等分公司因未按规定建立有关制度办法或风险管理措施、存在危害支付服务市场的违规行为,对商户实名制落实不到位,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相关规定,5次收到人民银行支付罚单。

此外,在拉卡拉更新招股书的前两个月,公司旗下江苏子公司还因“商户巡检不到位”等情况,被处以4万元罚款。拉卡拉屡次被处以行政罚款,表面上看,是公司内部管理出了问题;实际上,或与公司业务模式有关。

业务存“漏洞”

2011年,拉卡拉成为央行第一批颁发的27家《支付业务许可证》单位之一,获得全国收单、网络支付、电视支付、预付费卡受理等业务许可。也是在这一年,拉卡拉就有遍布全国200多个城市的终端服务,拥有5万多个便利支付点。

2014年,随着二维码的“横空出世”,原有的网银、U盾、POS机格局受到冲击,支付宝和财付通开始成为个人支付业务领域的巨头,当年二者的市场份额合计就已超过90%。

受此影响,拉卡拉个人支付业务的营业收入骤降,收单业务反倒成了核心业务,撑起了公司业绩。

2014-2018年,拉卡拉个人支付业务营业收入由2.39亿元降至1.08亿元,同期收单业务的营业收入由2.65亿元飙升至50.71亿元,占营业总收入的比例升至2018年的89.29%。

但是,从第三方支付行业的产业链来看,收单业务处于整个产业的中游,同时也是最容易出问题的一个环节。

“成人礼”之后,拉卡拉会讲一个好故事吗?

来源:拉卡拉招股书

近年来,拉卡拉推出的一款名为“收款宝”的产品,多次陷入套现泥潭。2014年,收款宝因零门槛即可申请个人POS机、材料审核如同虚设等违规问题身陷“套现门”。

原本,商户的实名制、客户身份识别,最主要的功能便是监管层用于防范信用卡“套现”的违法行为。拉卡拉等第三方支付平台隐瞒商户信息的做法,不仅使套现门槛变得更低,甚至还为套现提供了“温床”。

此外,随着第三方支付平台的成熟,诈骗分子利用第三方支付平台转移赃款的手法也越来越“娴熟”。

2017年,杭州豆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利用拉卡拉POS机和拉卡拉“K12课外教育领域POS+业务唯一合作伙伴”授权书,向全国千万家教培机构推销、兜售收银支付系统,致使全国数千家教培机构高达千万元的学费惨遭冻结,且受害商户刷入拉卡拉POS机的学费也被豆贝网络卷走。

作为第三方支付平台,拉卡拉的收单业务自面世之日起就存在潜在风险,而就目前来看,拉卡拉也尚未妥善处理业务“漏洞”。

毛利率、净利率皆下滑

根据华创证券研报,近年来,我国第三方支付持续保持快速增长,2017年移动支付规模达到120万亿,同比增长105%,互联网支付达到28万亿,同比增长41%。

“成人礼”之后,拉卡拉会讲一个好故事吗?

来源:华创证券

大环境趋好的情况下,拉卡拉的业绩也较为可观。招股书显示,2018年,拉卡拉的营业收入呈现爆发式增长,同比增长103.91%至56.79亿元。

“成人礼”之后,拉卡拉会讲一个好故事吗?

来源:拉卡拉招股书

但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公司毛利率和净利率下滑,其净利润同比增速也持续放缓,由2016年的169.01%降至2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