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故事:寡妇背男子入山洞,回头瞥见洞口闪过一

作者: 仙阁故事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26日 12:52:16

故事:寡妇背男子入山洞,回头瞥见洞口闪过一

故事:寡妇背男子入山洞,回头瞥见洞口闪过一影子,寡妇心头一怔

作者:梁永逸

那是一个很遥远的山村,村中有个命很苦的女人叫阿珍,她刚生下儿子不久,丈夫就因病去世了。她成了寡妇,带着年幼的儿子,与瘫痪在床的婆婆相依为命。

那年的春耕时节,一日,天刚蒙蒙亮,阿珍就起来了。喂完鸡鸭猪狗,晨光刚从山边升起。阿珍煮好一小锅番薯汤,让婆婆吃了;又打一小碗喂饱了年幼的儿子,自己才匆匆吃一碗。吃罢,将儿子抱到婆婆屋中,用一根布绳拴在儿子腰上,绳的一头拴住床柱,对婆婆道:“娘,我出去干活了,你留心着点孩子。”

说罢,便扛着锄头到田中锄田。汗腻了额头,她抹一把汗,累酸了腰,她停下捶一捶腰。由于早上吃蕃薯时,她将番薯多半都打给婆婆和儿子吃了,她自己吃的大部分是汤,这时劳作不到一个时辰,忽然就觉得内急。

她转头四望,见四下里无人,便到田边的树林里解手。刚解完手,忽听身旁一棵大树后传出一声呻吟。阿珍绕到大树后一看,只见一个男子背靠着大树坐在地上,一条腿从膝盖处断了,鲜血还在汩汩流着,因失血过多,男子脸色苍白,痛得已奄奄一息。

“阿弟,你怎么了?”阿珍看得心头发毛,十分可怜。

男子看了阿珍一眼,说道:“大姐,我现在伤得很重,极有可能性命不保,你可否相救?”

“救死扶伤,每个人都应该的。”阿珍当下撕下衣服布条,替男子包扎了伤腿,见男子十分虚弱,担忧道:“阿弟,你伤得这样重,不如到我家休养一段时间吧。”

“那真是多谢了。”男子感激道。

阿珍将男子背到背上,正要向家中背去,却忽然停住,一时犹豫起来。男子见她迟疑,淡声道:“大姐,是不是有什么不便之处?若是不便,你将我留在这山上就是。”

“你伤成这样,怎么能丢在这山中呢?”阿珍如实道:“我不是不愿背你回家,只是我是一个寡妇,家中只有一个卧病在床的婆婆,以及年幼的孩子,我是怕……”

男子一听,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大姐,你是怕被旁人看见,说起风言风语吧?”

阿珍低下头,犹豫更甚:“阿弟,虽说身正不怕影子邪,但是人言可畏啊!”

“这世道人心,我明白的。”男子点点头,忽然向远处的山边一指:“大姐,那儿有一个山洞,不如,你把我背进去,让我在洞中休养就行了。”

阿珍心想也只有这样了,她当下就将男子向山洞背去。进到洞中,将男子放到地上,回头一瞥,忽见一条影子在洞口那一闪,转眼不见。阿珍心头一怔,以为是野兽,也不在意。春寒料峭,阿珍怕男子夜里着凉,当下赶回家中,收拾一床棉被,做了一份饭菜,一并带到洞中。

将男子安顿好,阿珍转出洞来,又赶去药铺买来伤创药熬好,悉心喂男子服下。忙完一切,天色将黑,阿珍告辞回家,第二日一早,又带来饭菜给男子吃,煎药给男子服用。如此这般,照料了四五天,男子的腿伤渐渐好转,但仍然不能动弹。

故事:寡妇背男子入山洞,回头瞥见洞口闪过一

又过了两天,这日傍晚,阿珍拎着装饭菜的篮子,匆匆往山洞行去。正行到半路,一个人突然从路边的草丛里窜出,一下子拦住去路。阿珍定眼一看,不由得一惊,这人是村里的麻三。这麻三心术不正,平时游手好闲,专干一些偷鸡摸狗的勾当。阿珍对这样的人十分厌恶,不愿理会,正要从旁闪过。

麻三却牢牢挡住去路,嬉皮笑脸地调戏起来:“小娘们,又去会野男人啦?”

阿珍听得一惊:“你胡说什么?”

麻三嬉笑不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一个男人在山洞里,我都看到啦!小娘们,我也是个野男人,你也顺从我一次吧。”一边说着下流话,一边朝阿珍扑来。

阿珍被扑翻在地,装饭的篮子摔到一边,她拼命挣扎着站起来,一头撞身路边一块石头。只撞得头破血流:“麻三,你再敢胡来,我就死在你面前!”

麻三见她如此贞烈,一时吓住了,可两只贼眼一转,却心生毒念:“你这娘们真是不要脸,竟然在山洞里跟野男人苟合。这事我要让全村人都知道,看你以后怎么抬头!你等着,我马上就去将村人都喊来!”

麻三恶狠狠地撂完话,果真转身去了。

阿珍又惊又怕,捡起地上的饭篮,来到山洞中。那男子见她神色悲凄,出声询问。阿珍不禁将路上遭遇说了出来:“麻三若是真的将村人引来,可怎么办呀?我虽然是清白的,可到时只怕有一百张嘴,也不会有人相信呀!”

想到自己一片好心,却要遭受无赖的恶毒诬陷,一时悲伤难抑,“哇”地哭了出来。

男子却是哈哈大笑:“我道是遇到了什么,原来是一个狗杂碎!大姐,你不必害怕,我自有办法,你先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