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视觉中国的维权故事:钓鱼维权与天价碰瓷

作者: 仙阁故事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26日 09:22:27

  走进经济生活里的一切

  导读:这种新型维权模式不只视觉中国(000681)一家使用。一位曾参与处理过类似纠纷的法律界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2018年春节时一家零售企业的APP突然被苹果公司下架,原因是其被一家网络图片库投诉有4张图片侵权,“这4张图片不足APP上图片总数的万分之一,而对方提出的版权合作费是800万”。

  来   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

  记   者丨王峰 北京报道

  编   辑丨陈洁

视觉中国的维权故事:钓鱼维权与天价碰瓷

  图片来源 / 图虫

  因“黑洞”照片陷入泥淖的视觉中国正被揭出更多“黑洞”。

  有网友爆料称,视觉中国将大量图片散布到各种免费的图库网及公共网络上“钓鱼”,公司定期检索这些图片,如果被使用就起诉维权。而在诉讼中,表面上只针对很少几张图片主张权利,但往往要求被告花巨资购买“一揽子许可”的会员服务。

  事实上,钓鱼维权、天价索赔并非空穴来风。多份已公开的判决书中,被维权的公司都认为自己遭遇了“钓鱼维权”;有的被起诉公司因APP被投诉下架,不得不与视觉中国谈判天价合作。其他网络图片库也被质疑采取这种做法。

  即使被“钓鱼”也要赔偿

  对于是否存在“钓鱼维权”,首先需要了解网络图片的版权背景。

  “使用互联网上的图片并非全部都需要授权,有些图片本身没有版权,可以合理使用,比如新闻类图片,再比如我自己在朋友圈发的图片,只要使用者不丑化我,就可以免费合理使用。”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正是这种复杂的版权环境,给了图片库“钓鱼”的可能,也就是不进行标识、不事先告知需要授权。

  在一些司法案例中,被起诉侵权的企业也表达了被“钓鱼维权”的质疑,主要形式有二:

  一是被控侵权图片在网上已被大量、长时间使用。2016年10月宣判的(北京)图像技术有限公司与广州风行牛奶公司、北京微梦创科公司的诉讼中,被告之一广州风行牛奶公司就提出,“原告作为图片的供应商,对于网络存在的普通使用和滥用的情况非常清楚,但我方没有看到原告采取任何的合理合法的维权方式,没有向网络提供者包括搜索引擎提出声明,原告属于钓鱼或者恶意维权”。

  (北京)图像技术有限公司是视觉中国全资子公司。

  而在中山市蓝晨公司与华盖公司的诉讼中,蓝晨公司称自己使用的侵权图片是从“昵图网站”下载的。判决书中写道:蓝晨公司主张,华盖公司不起诉“昵图网站”,却有意放任“昵图网站”侵权,再起诉蓝晨公司等,是对华盖公司“钓鱼维权”的纵容。

  二是图片库本身提供免费、无水印的图片下载和分享。在2015年12月宣判的北京全景视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与广州环视传媒公司案中,广州环视公司就指出,原告全景网设置了无需登陆“会员”即可任意分享、下载、打印的功能,没有弹出任何“著作权保护”提示字样,“让广大网民(包括年龄较大、视力不好、或初懂电脑操作的网民)掉进被上诉人故意设置的诱导里”,存在钓鱼式维权嫌疑。

  然而,在未获授权使用图片的事实面前,这些“钓鱼维权”的抗辩无一成功。

  比如上面这起案件的判决书显示:法院认为,即便广州环视公司该项抗辩属实,也不足以否定环视公司存在侵权的客观事实,以及其由此而需承担的法律责任。

  视觉中国的维权故事

  视觉中国为什么有那么多诉讼?这可能与它的维权意识较强有关。

  21世纪经济报道2017年8月参加的一场网络图片版权研讨会上,视觉中国董事长柴继军介绍,2005年视觉中国在行业第一个成立版权保护部门,并在当年第一个推动图片版权侵权的诉讼。2010年,视觉中国在中国版权协会的支持下,举行了全国第一次图片版权司法保护研讨会。

  “当时得到了中国版权协会的支持,包括一些法官跟我们一起进行了探讨。”柴继军说。

  中国裁判文书网信息显示,视觉中国的维权诉讼是从2010年以后大量出现。在国内不同区域,视觉中国都有固定的合作律所。

  江苏致邦律师事务所律所孙芸2013年1月在《中国版权》杂志撰文称,“致帮团队负责的是江苏、浙江、上海、山东、安徽等省市,2010年我们接到华盖维权部转来的约1500件案件,2011年接到1100件,2012年前三季度,我们接案1100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