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张思德:长征前后鲜为人知的故事

作者: 仙阁故事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05日 21:24:37

张思德:长征前后鲜为人知的故事

1944年9月8日,平凡而伟大的战士张思德牺牲后的第三天,延安各界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下午一点,毛泽东同志迈着沉重的步履走上台,作了《为人民服务》的著名演讲。从此,张思德的名字与“为人民服务”紧紧联系在一起,家喻户晓、广为人知。

仪陇思德镇(原名六合场),有位会烧炭的“谷娃子”

张思德牺牲在烧炭的工作岗位上。在延安岁月中,每年夏秋季节,各机关、部队都要抽调大批人员进山烧炭,木炭是冬季生存的重要物资。曹枫同志曾回忆说,1949年,我在毛泽东同志身边担负警卫任务。一天晚上,我们正在上党课,学习《为人民服务》。没想到,毛泽东同志健步走进屋来。大家看到毛泽东同志来了,心里不知说啥是好。毛泽东同志亲切地和我们握手,询问:“你们在干什么?”我们回答:“在上党课。”毛泽东同志接着又问:“上党课学习什么内容啊?”我们说:“学习《为人民服务》。”毛泽东同志说:“很好嘛!”说完,就和我们坐在一起,给我们讲解《为人民服务》这篇讲演。他老人家从张思德烧炭讲起,一直讲到张思德为革命牺牲。张思德的生前战友陈耀等同志也曾回忆说,张思德当班长时,先后三年带领全班人挖窑烧炭,每年都超额一万多斤完成任务。迄今为止发现的张思德仅有的两张照片,都与烧炭有关。那是八路军总部机关的一位干事在张思德烧炭的现场抓拍的。在那个年代,是很难得的。这些都足以见证张思德当时在延安的机关部队中,烧炭已颇有名气了,他的炭烧得好,从上到下都有“共识”。然而,鲜为人知的是,张思德打小在家乡就是出了名的烧炭好手。

现已更名为思德镇的六合场,处于大巴山深处,四周群山环抱。1915年农历三月初六,张思德诞生在该地韩家湾一个贫穷的佃农家中。那时,他家中粒米无存,母亲拖着虚弱的身子,抱起小思德,走家串户,讨来半把米一把谷,然后捣碎熬成糊糊喂他。因为,他靠着这种谷糊糊艰难存活,所以,乡亲都叫他“谷娃子”。

六合场地处大巴山腹地,每到冬季,天气寒冷不亚于北方。当地人取暖多靠木炭。这种木炭的烧制与陕北那种用砖窑的烧制方法略有不同。当地群众进山后,一般将荆棘、树条或碗口粗的树砍下来,就近挖一深坑,慢慢焚烧,待烧过的柴火燃过一大半,略有七成左右时,用水浇灭,冷却晒干后即为木炭。大巴山区俗称此为“火石”或“窑灰”。

烧炭需要技术,从选材到烧制,全凭经验和感觉。张思德在12岁时,就跟着父亲张行品练就了烧炭的好手艺,因此,父子俩背的炭到六合场乃至仪陇县城,都卖得快、卖得好。而他们烧炭的艰辛却少有人知。因为就近方便的山林田产早被那些有钱有势的大户人家圈占了,张思德父子俩必须深入到深山老林中,寻找名为“公地”的地方才能取柴烧炭。仪陇县是四川的贫困县,境内全是山地,特别缺水。他们进山烧炭,浇灭火石所用的水都是靠从山下背上来的,一桶水背在身上要吭哧吭哧地赶几十里甚至上百里的山路。

张思德与父亲烧制的木炭在当地有不小的名气,可也引来了一场灾难。地主范有万诬陷他们不交税,私自进山砍伐他人山林,将他们关进了乡公所。等他们被保出来后,家里值钱的东西被地主范有万骗去了,租田也被收走,父子俩抱头痛哭一场。然后,离开韩家湾,流落他乡,替人背力、挑担、打短工,当起了“巴山背二哥”。

红色古镇恩阳,张思德长征前就读列宁模范学校

恩阳镇是川北有名的古镇,是连接川陕的重要通道,发源于秦巴山地间的恩阳河从镇外流过。整个小镇依山傍水而建。站在高高的石阶上极目远眺,只见方圆数里,青砖碧瓦,层层叠叠;空枋逗榫,鳞次栉比;飞檐翅角,兀立苍穹。整个镇的屋顶群,似一枚硕大的墨玉,银灰中泛着青绿,水泼墨洒般地延伸远去,直与远处的莽莽苍山浑然化成一体。

在上世纪三十年代,这里曾是川陕苏区著名的红色古镇,因此,论起恩阳之美还在于它厚重而灿烂的红色文化。这里一度几乎成为川陕苏区的中心,那时,恩阳下辖1镇、10区、37个乡、381个村,人口有30余万,共有7万人参加红军。70多年过去了,而今恩阳的墙头街角当年的红色标语仍然依稀可见,尚存的川陕苏区机构旧址有十余处之多。当我们经过古街拐角一处时,见到当年的川陕省恩阳县列宁模范学校旧址,走近看旧址碑文,竟给了我们意外的惊喜:“一九三三年七月至一九三五年四月,红军在此开办了列宁模范学校。先后从各区挑选了二百余名优秀青少年在校读书……张思德、朱玉山等一批红军名人将领,曾就读此校”。哦,张思德长征前还曾被红军选送到这里进行培训学习。我们在恩阳的采访,就从这所革命遗址开始。随着采访的深入,我们发现张思德与红色古镇——恩阳,有着诸多不解之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