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王小波:红线盗盒

作者: 仙阁故事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05日 14:00:26

“你真是没道理!我是主,你是奴;我是男,你是女;我是天,你是地;如今我坐在地上,你站着给我裹伤,倒似我给你行礼一般!”

红线只好跪下给他裹伤,嘴里说,她不过是看他中原人长得好看,就跑来跟了他,谁知他有这么多讲究,又是跪又是拜,花样翻新。闲话少说,裹好伤以后,薛嵩穿上贴衣的细甲,提一条短抢,红线拿上藤牌短刀,到园子里看那个死刺客。红线略一打量,就说:“这不是山里人,而是山下湖边的汉人。”

薛嵩说:“放屁,你看这家伙光着身子抹一身黑泥,不是山里的蛮子是什么?你说他不是山里人,无非是为你的蛮族同胞开脱。”红线说:“他的确不是山里人。首先,他用手斧行刺。山里的部落有善用吹筒的,有善用标枪的,但绝无用飞斧的。第二,他的牙齿洁白,从来没嚼过槟榔。所以他是山下的汉人,往身上抹一身泥巴,混充是蛮人。”薛嵩说:“混账!放屁!岂有此理!”红线只好跪下来说:“奴婢知错了,奴婢罪该万死。”薛嵩对她在教化方面的进步表示满意,就说:“姑念尔是初犯,本老爷免于责罚,快给我上山去把马套下来。”他伸出一只手,把红线拽起来,叫她快点跑。

等红线把马拉来时,薛嵩已经着装完毕:身上穿二指厚海兽皮镶铁的重铠,头戴一顶熟铜大盔,背插银装锏,腰悬漆裹铁胎大弓和一壶狼牙箭,手提七十斤重的浑铁大枪,骑在枣骝嘶风马上,威风凛凛,仪表堂堂。不过这种武装在此地极不适宜,因为此地山高林密,到处是沟谷池塘,万一马惊了把他甩在塘里,会水也要淹死。依红线的意见,他不如骑一条大牯牛出去,不必穿甲,拿个大藤牌护身;枪锏都不必带,带一把长刀就够用。当然这些话是蛮婆的蠢主意,薛嵩完全听不进,他打马出去,立在当街,喝令他的兵集合——那些兵部躺在各处竹楼檐下的绳床上,嚼槟榔的,看斗鸡的,干什么的都有。薛嵩吆喝一早晨,才点起二百名亲兵。他命令打一通鼓,拉开寨门,就浩浩荡荡出发,刺客的尸首就驮在队尾的牲口上。他要到这九洞十八山的瑶山苗寨问一问,是谁派刺客来刺他。

薛嵩上山去找酋长们问罪,去时披坚执锐,好不威风,回来时横担在马背上脸色绯红,人事不知。他手下的兵轮流扛着那条大抢,也累得气喘吁吁。这倒不是吃了败仗。薛嵩这一条枪虽不及开国名将罗士信、秦叔宝那两条枪有名,可在正德年间,使枪的名家就数着他啦,岂能在这种地方栽跟头?实际上他上山以后并没和人开仗,就从马上栽了下来。回到寨里.红线一看薛嵩的症候,就叫亲兵卸去他的盔甲,把他放在竹床上。此时节度大人胸前肋下,无数鲜红的小颗粒清晰可见。红线叫大兵提来井水,一桶一桶往他身上浇,泼到第七桶,节度大人悠悠醒转。原来山上虽然凉快,可毕竟是六月酷热的大气,穿海兽皮的厚甲不甚相宜。节度大人披甲出门,不单捂了一身痱子,而且中了暑。

节度大人醒来时,只见自己像刚出世一样精赤条条,面前站满了手下的兵,这可不得了!他这个身体,虽不比皇上的御体,但是身为文武双一品的朝廷大员,起码可以称为贵体,岂能容闲杂人等随便来看?更何况他身上长满了痱子。薛嵩是堂堂的一条好汉,而痱子是小孩子长的东西,所以既然长了痱子就应该善加掩饰,怎么能拿来展览?薛嵩把手下人都轰出去,关起门来要就这个过失对红线实施家法,也就是说,用竹板打她的手心。可是那个小蛮婆发了性子,吼声如雷,说老娘好意救你,倒落下好多不是,这他妈的就叫文明啦!她还把孔圣人、孟圣人,以及大唐朝的列祖列宗一齐拿来咒骂。薛嵩见她不服教化,也只好罢休。他叫她拿饭来吃,今宵早点睡,明天起绝早再上山去找酋长们问罪。

红线把节度大人的晚膳拿来——诸位,这可不是羊炙鱼脍之类的大唐名菜,盛在细磁盘白玉碗里;而是生胸鱼、牛肉干耙、酸菜臭笋之流,盛在竹筒木碗之中。红线给薛嵩上菜根本谈不上举案齐眉,只是横七竖八端上桌来。这女人好像有点得意忘形,端上菜以后就粗声粗气地说:“吃吧!”

把薛嵩气得要发疯。如果她是薛嵩的正妻,薛嵩就要按七出之条出了她。如果她是长安家里的侍妾,薛嵩就要把她臭揍一顿,卖给人贩子。可是此地是荒山野岭,使不得这一套。他只好忍气吞声地吃饭。吃到一半,他忽然想到这蛮女今天这么趾高气扬,想必做下了什么露脸的事情,不妨问上一问。这一问就问出来,早上薛嵩出去以后,又有两位身上涂黑泥的大爷到家里来找他,被红线使铁叉叉翻,吊在后园的竹林里。薛嵩一听大喜,跑到后园一看,那儿果然吊着两个人。这一下薛嵩连饭也顾不上吃,连忙跑到家里,开箱子取出一品大员的大红袍穿上,戴上乌纱帽,束上碧玉带,一边穿衣一边告诉红线法律方面的事,按大唐的制度,节度使不问刑名,案子应该交地方官审理。不过这个案子是行刺本节度,所以可以按军法审理。说完这些活,他就兴冲冲出门去,叫军政司升帐审那两个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