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温祈福与广州酒家的故事

作者: 仙阁故事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05日 13:11:44

  新华网广州12月22日电(记者张朝祥、肖思思)“食在广州”有悠久的历史,然而真正擦亮“食在广州”这一招牌的,是改革开放催生的广州饮食服务业大发展。

  “食在广州”不能不提广州酒家。创立于1935年的广州酒家在改革开放中,积极适应市场,从单店发展到拥有多间高级酒家,成为粤菜的代表和国有企业发展壮大的典范。  
 

 


  温祈福,原广州酒家总经理、广州酒家企业集团董事长,退休后仍是广州酒家企业集团的永远名誉董事长,不仅见证了这场改革的历史进程,更是广州饮食服务业改革的先导者。

  谈起近30年的风风雨雨,70岁的温祈福感慨不已。

  记者:广州酒家作为广州的老字号餐饮企业,即使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日子也应该很好过的,你们是怎么走上改革之路的?

  温祈福:80年代初,我们在广州餐饮业大概排第六位。因为有广交会,指定接待外商,日子还过得去。有一天,我收到一个亲戚寄来的一张香港报纸,上面说大三元酒家生意火暴,一个月收入达到100万元。大三元是广州最早与港商合资的酒家之一。我们的餐位、服务员人数都比大三元多三分之一,月营业额才60余万元。

  我感到外资进入广州服务业对我们冲击很大:人家用的是中央空调,我们还是电风扇;人家用收款机收钱,我们还是手工记账;人家用计算机算数,我们还是打算盘;人家从境外带来了丰富的食品种类,我们还是那几样;人家的服务员是自招的年轻貌美的姑娘,我们的服务员是四五十岁抱着国企“铁饭碗”的老员工……各方面差距太大。

  我们决定改变广州酒家的面貌。但我们是国有企业,上级不给钱怎么办?我们领导班子开了个会,决定迈出大胆的一步——向银行贷款。广州酒家是第一家向银行贷款的餐饮企业,1983年,我们贷款400万元装修改造,酒楼不停业,边营业边改造。1984年春节前,我们就以焕然一新的面孔迎接客人。

  在装修工程结束的同时,我们公开招考几百名青年临时工当楼面服务员。这也是第一家国有企业招临时工,因为国企的职工向来由劳动部门统一分配的。新招聘的年轻人都在25岁以下,女性要求个子1.6米以上,男性1.7米以上;要求眼尖、手快、脚勤,招呼客人干净利落、彬彬有礼。用了两年时间,前台服务员全部换上了新鲜的血液。我们还要求女服务员化淡妆上班。在当时的国企,化妆上班也是阻力很大的事。

  这批员工经过专业培训后,酒家的服务质量显著提升:客人一到广州酒家,便从服务员手里接过香巾,接到第一杯“迎客茶”;随之便是加茶叶、冲开水、斟酒、端食品、分菜等一连串服务;客人桌上烟灰缸里只要有三个烟蒂,服务员便立即更换;结账找零,都由服务员代劳。月营业额很快超过100万元,最高上升至150万元。结果,令员工们忧心的400万元银行贷款,一年半就还完了。我们成为广州市先进典型,我们的服务规范被迅速推广开来,影响了全国同行业。

  记者:广州一些餐饮“老字号”都陷入困境,甚至最早合资的一批企业也消失了,为何广州酒家越做越旺?

  温祈福:“老字号”不能墨守成规,跟不上时代变化一样会被淘汰。

  经过硬件与软件的建设,当时广州酒家生意好到天天座无虚席,我们6点开门营业,5点多就有很多人在门口排长队等待。全国各地向我们取经的人们也不断涌来。这时,我们想到了开分店,刚好当时报纸杂志上介绍“麦当劳”“肯德基”的经营方式,我觉得可以向他们学习。

  1985年,我们创办了广州市餐饮企业第一家连锁店。统一层级管理模式,统一核算,统一标志,统一食品制作、服务操作规范与质量标准、统一大宗原料采购。以后又陆续开了几家广州酒家,除了一家是主动关闭外,都很兴旺。我们的“利口福”食品连锁超市已经发展到100多家。

  更关键的是我们从做月饼开始,发展食品工业。1985年我提出要做月饼,“三年打基础,五年创名牌"。结果到1990年,广州酒家的月饼销量就超过了广州所有品牌,今年卖了2亿多元,是全国最大的。在月饼的基础上我们建了一个食品工厂,加工各类食品,今年销售额将超过5亿元。

  记者:饮食行业是属于国有企业退出的行业,把广州酒家合资或者干脆卖掉最简单了,你为什么坚持自己做并且坚持国有性质?

  温祈福:一个企业能不能搞好,关键在领导。在我退休交班的时候,不要说总资产翻了多少番,光企业积累的“两金”(公积金和公益金)就有7000多万元。

  20多年来,我们确实遇到很多阻力和困难。我们贷款装修、招工等改革都冒着很大的风险,开分店也如此。比如滨江西路的第二家分店。当时,那里交通和周围环境还不好,95%的管理层和员工反对到那里去开店。但是我看好这个地方,我给他们下达了月营业额150万元的任务,结果他们很快就达到了。

  人这一生总要做一两件有意义的事情。我15岁就来到这条街上(上下九路)工作,几十年了。上级曾调我去公司,我没去,我只想把企业搞好,让职工安居乐业。前些年我们饮食这块业务改制,让职工入股。当时,天河的百福广场评估值比较低,我没答应,我说那是国有资产,要体现出真正的价值。重新调整后,增加了几千万元。

  我们企业效益很好,如果与外资企业或私营企业比,我拿的钱可能不多,可是和自己比,也不算少了(一个月几千块钱),生活过得去。能做好一两件事,人生的价值就实现了,不在于自己得到多少利益。我想这也是我们广州酒家一班人的想法。

(责任编辑:黄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