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我和老公正在为做试管婴儿

作者: 仙阁故事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5月09日 20:44:49

这是有故事的人发表的第1175个作品

作者:老刀

图片:网络

2020年初的新冠肺炎疫情,将正在准备做试管婴儿的老公和我打个措手不及。2016年结婚的我们,已经在备孕的路上跋涉了三年多。期间,我们去南京、上海做了各种检查,遵循医嘱改变生活方式,也喝过中药,请过大师。最终,还是走上了生育困难夫妻的最后一条路——试管婴儿。

我和老公是同乡,从恋爱到结婚恪守了“小县城法则”,前后不到半年。结婚时我才23岁,并不想太早生孩子,这个年纪正是可以到处走一走。刚刚结婚,我和婆婆的相处也很含蓄,毕竟年纪不大,她并没有表示不满。

决定从23岁就开始备孕,其实是我妈的意思。“女婿的样貌生得好,要收收心,日子才能长久。”这话不对不错,我虚虚地应了。

虽然停掉了避孕措施,但我们刚开始也没有表现得十分迫切,那时候的想法是一切顺其自然,怀上就要,没怀上也乐得自在。

这样有一茬没一茬的备孕生活过去了大半年,肚子始终没有动静,最先着急的还是我妈。有一次我回娘家,她提出要给我抓几副中药调理身体,我冲她嚷嚷:“我还年轻,您着什么急呢,搞得像我不会生孩子一样。”那会儿,我对自己“会生孩子”这件事至少还有95%的信心。

事情开始变得稍稍紧迫是在结婚的一年后。一天晚上,老公躺在床上玩手机,眼睛没有看我:“等过几天我们搬到新房子住吧,这个房间是我外公去世之前住的,他走不到几个月我们就动了他的地方。而且房间潮湿,总照不到太阳,对身体也不好。”

我突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想起结婚一年多了,在没有避孕的情况下,要孩子这件事始终没有进展,便同意了老公的提议。

很快,我们搬到婚后买的新房。虽然知道是迷信,但我心态确实有了变化,之前总觉得怀不上孩子是那个老房间的问题,现在搬到新房子来,心里像是有了底,某种程度上坚信自己不久就能做妈妈了。这时我已经24岁。

事与愿违,我和老公的求子愿望总是在每个月我的生理期如约而至时落空。一年前还是坦坦荡荡的心情,现在已经变得稍显焦急。婆婆偷偷给我们请了大师,嘱咐我们去花鸟市场挑几只合眼缘的小乌龟,养足四十九天再放生,说是这样做能增加我们的子女缘分。搁在从前怎么也不会相信的事,现下我和老公都照做了。这时候我仍然没觉得自己不具备生孩子的能力,只单纯地相信时机未到。

小乌龟放生后的第二个月,婆婆时常来我们的小家看看,有时会住上几天。于是我明白,事情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婚后第二年,我们踏上了漫长的医院检查之路。

先从市里的三甲医院,测激素和生育功能,没有异常。再从上海跑到南京,也没查出什么问题,最终在南京的医院,医生说:“男方的精子质量并不算特别强,但这并不影响怀孕,现在很多小夫妻都有这个情况,和你们这代人的生活方式有关。回去加强锻炼,少喝碳酸饮料,自然怀孕没什么问题。”

我松了口气。自己并没有急着做妈妈,但现实情况让我明白,抓紧生一个孩子是证明自己没有问题的最好方法。既然结果证明是老公方面存在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小问题,不得不承认,我心里的石头落了地,紧张的局面看似往皆大欢喜的方向走去。

老公和我都开始改变作息和饮食方式,办了健身卡,我也申请了换岗,不再做从前劳累忙碌的工作,转到前台。生活中的一切都在因为生孩子而逐渐变得模糊和虚化。

滑稽的是,作为生育必要条件之一的性生活也渐渐失去了“性”味,我慢慢习惯每个月密切监测排卵期,只在那几天行房事。我做梦都想能快些要一个孩子,好把这一切的不正常都结束掉。

几个月后,我们再次回到医生那里,得知我们求子失败,医生先是安慰我们:“心情愉悦,自然怀孕的可能才会变大,不要太让这件事影响你们的生活,往往欲速则不达。”他想了想,又说,“实在不行,就去做个输卵管造影吧,正常情况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不过做一做也放心一些。”

我心头原本落下的石头又重新悬了起来,摇摇欲坠。

2018年的夏天,老公请假陪我到南京做了输卵管造影,石头终于掉下来,重重地砸在我头上——双侧输卵管黏连,一侧通而不畅,一侧通而极不畅。这种情况很麻烦,最坏的结果就是去做试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