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天中十大故事之一 范张鸡黍话诚信

作者: 仙阁故事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9月08日 19:35:31

有一个成语故事叫“范张鸡黍”,就出自咱驻马店市汝南县金铺镇。咋回事儿呢?那得从1800年前的东汉时期说起——

东汉时期金铺本不叫金铺,是叫张庄寨。张庄寨北门里有个青年秀才姓张名劭,字元伯,十几岁时被举荐为秀才。张劭知识渊博,为人和善,忠孝两全,成为汝南一带名士,二十岁被地方举孝廉举荐到京都洛阳太学读书。有人要问了,啥是“太学”呀?太学是中国古代的国立最高学府,搁到现在来说,那可是培养干部的学校。张劭在太学与一个同学十分要好,此人姓范名式,字巨卿,是山阳郡金乡县人,知识渊博且为人亲和,也是被地方举孝廉举荐来的。范张二人同窗三年,结为金兰之交,范式年长为兄,张劭为弟。啥是“金兰之交”?古人云:“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同心之言,其嗅如兰”。所以金兰之交是比喻朋友间的同心合意、生死与共啊!读完太学,要各自回乡等待入朝为官,二人动身之前把酒道别,范式说:“你我今日酌别,为兄隔年重阳节要到汝南张庄拜见高堂老母。”

两年后的重阳节这天,一大早张劭就告诉母亲说:“前年巨卿有约,今日来拜探母亲,咱要杀鸡煮黍,备好饭菜啊。”说到这里,要把啥是“杀鸡煮黍”交代一下:杀鸡自不必说,煮黍这个“黍”是啥?黍就是黍子,是一种糙米,搁到现在就没人吃了,但在那个时候也算上等食物了。张劭家里很穷,又是杀鸡又是煮黍,已经是超承受能力的招待啊!张母一听,说:“孩子,时隔两年之久,音信不通,且金乡距此千里之遥,还能来得了吗?”张劭知道母亲不是小气之人,说:“娘啊,巨卿是至诚君子,一诺千金,决不失信。”于是,母亲就开始杀鸡煮黍,张劭就坐在寨北门外的石桥上等候。快到正午时分,果见范式骑着白马到来,风尘仆仆,日不错影。

范式拜过张母,张家立刻端上酒菜,范张二人在门外大槐树下的一个台子上吃饭。兄弟二人推杯换盏,开怀畅饮,说不完的心里话,道不尽的相思情。

客住两日后,范式方告别还乡。

讲到这里,故事还不算完。后来,范式出任京畿郡功曹史。而张劭呢,忽一日得了病,而且是越来越重,病越重越想念好友范式,就在临终之际,口中还“巨卿、巨卿”呼唤不止。张劭患病期间,他的两个好友郅君章和殷子征一直守在床前,听到张劭一直呼唤范式,说:“眼下巨卿远在京都洛阳,距汝南千里之遥,有我们两个朋友在你眼前,你就别呼唤他了。”张劭叹道:“我将要不久于人世,所幸的是床前有你们二位照料,遗憾的是临终难能见到死友。”郅、殷二人说:“有我等日夜守候,侍奉汤药,还往哪里找死友?”张劭却说:“你二人为我的生友,巨卿才是我的死友啊!”说罢又喊,喊着喊着溘然离世。

张劭殡葬那天,天下小雨,当地百姓说,可能是苍天为张劭鸣不平,只可惜好好的一个青年才俊,就是命太短了啊!

前来慰抚的州府官员,前来吊唁的亲朋好友,还有张庄寨围观的百姓逾千人,冒雨前来送葬。就在送葬队伍抬住棺材徐徐向前,走出寨北门来到小石桥跟前时,却怎么也抬不动了。张母明白儿子的心思,手扶灵柩伤心地问道:“孩子呀,你是不是想念巨卿了啊?”说话之间,只见北方有素衣白马急切赶来。范式见此情景立刻下马上前,大叫一声:“兄弟,哥哥来迟一步啊!”说罢手扶棺材号啕大哭,直哭得自觉天旋地转,感动得周围人人落泪。哭了一阵说话了:“兄弟,如今你我已是生死两路,阴阳相隔,就此永别了吧!”然后手持哀杖,执拂而进,灵柩才开始慢慢前行。此情此景,送葬者千余人,无不为张劭英年早逝,为范式奔赴千里,主丧葬友之举而感慨涕零!

说到这里有人要问了,远在洛阳的范式是怎么得到张劭死亡音讯的呢?据说呀,就在张劭归天的当天夜里,远在洛阳的范式做了一个梦,梦见张劭披头散发,足蹬木屐而来,并说:“哥哥,我今日已死,当七日之后埋葬。千里之遥,恐哥哥不知,故今日托梦于你,告知详细,盼望你再看弟最后一眼。本怕耽误你的公干,不想告知你,今日托梦实为情不自禁也。”听到此处范式一梦惊醒,心急如焚。第二天一早就向太守告假。太守说:“是不是你太过想念,情急所致呢?”范式说:“我兄弟是个实在人,不会戏言的。”再三央求才告下假来。带些盘缠和白绢,上马直奔汝南。

由于主人心情急切,那匹白马又极通人性,不用扬鞭自奋蹄,浑身上下,大汗淋漓,到家就倒下了。人们葬完张劭,又将白马葬于张劭墓旁。

范式在张劭坟前植下松柏,守坟七日之后,告别张母,回了洛阳。临别时说:“待我百年之后要葬在你坟旁,好与兄弟长相相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