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故事:晶报大家庭四十年特别报告

作者: 仙阁故事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5月17日 21:44:51

40年前那声春雷,一直响彻历史和现实中。

一个国家的嬗变,举世公认;在我们生活、梦寻的深圳经济特区,一个落后的边陲农业县,神迹般进化为地球村一个闪亮辉煌的大都市,其中的敢闯敢创、智勇并进,已写在深圳成长的大章节中。

具体到每个人,持续在场或者随时加入者,他们与一个城市、一个时代、一个国家的关联,无不体现在生命历程的深度变化上。无需刻意地选择典型性人物,身边任何一位普通人,都是这个时代、这40年福利创造的参与者和享有者。这正是我们的一个小视角推出的《故事:晶报大家庭四十年特别报告》的缘起。

繁花俯拾,皆为历史翻云闪耀的韵致;

情思所致,愿前行者永汲创新敢闯之力量。

晶报编辑部

所有关于中国改革开放的故事与传奇,都从那年冬天开始。

对晶报财经新闻部主任廖杲来说,他也是在过了很多年之后,才知道“1978年12月18日”是新中国历史上一个多么重要的日子。那一天,被视为中国改革开放的起始日。

“印象中,那年冬天的天气比较正常,和往常没有太多的不同。不过现在回想起来,感觉当时的政治环境较此前已经有较大的改变。”1964年出生的廖杲,1978年还是一名武汉的初中生。“现在回想起来,我对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之前举行的‘全国科学大会’和‘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印象深刻。”

受在武钢上班的父母影响,廖杲从小就喜欢读书看报。当时“早熟”的他,已明显感觉到,社会上对待知识的态度和认知都在潜移默化地转变中:学校里老师上课也已转为注重传授知识,“假大空”的东西少了、淡了,“菜市场上的肉啊鱼啊蔬菜啊,都丰富起来了”。

1978年12月18日-22日召开的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党的历史上具有深远意义的伟大转折,它重新确立了马克思主义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抛弃了“阶级斗争为纲”口号,决定把全党工作的着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明确指出党在新时期的历史任务是把中国建设成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揭开了社会主义改革开放的序幕。

回首1977年,中断了10年的中国高考制度得以恢复,中国由此重新迎来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春天。这不仅改变了几代人的命运,尤为重要的是为中国在新时期及其后的发展和腾飞奠定了良好的基础。而在此后不到一年的时间后,1978年11月的一个冬夜,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18位农民,以“托孤”的形式,冒着巨大的风险按下红手印,将村集体土地“分田到户”,拉开了中国农村改革的序幕,改变了中国亿万农民命运。

1980

在内地上学的吴建升还从来没听说过深圳

1978年7月,在改革开放前夜,当时主政广东的习仲勋,到任广东后首次到基层调研,就来到惠阳地区的宝安县。通过实地调研,他感到广东具有快速发展的优势条件,并积极向中央争取,希望中央给点权,让广东在改革开放中“先走一步”,最终促成了经济特区的创办。1979年1月,广东省委决定撤销宝安县,设立深圳市(县级)。1979年3月5日,国务院批复同意把宝安县改设为深圳市,受广东省和惠阳地区双重领导。1979年11月26日,广东省委决定将深圳市改为地区一级的省辖市。1980年8月2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广东省经济特区条例》,宣布在广东建立深圳、珠海、汕头三个经济特区。这一天,被称为“深圳特区生日”。12月10日,国务院又正式批准在福建成立厦门经济特区。1981年8月,广东省委决定将深圳市升格为副省级建制。1981年10月,广东省委决定恢复宝安县,辖深圳经济特区外原宝安县区域。

“我那时在内地上学,从来没听说过‘深圳’。”1980年,当年17岁的晶报法治新闻部记者吴建升正在陕西户县就读高一,还不知道南方广东珠江口挨近香港的一小块地方,将是未来自己长期工作生活的城市,更不知道这里正在孕育着爆发一场至今仍未停息的世界城市建设史上的奇迹——成立和建设深圳经济特区。

“深圳”这两个字,是后来才广为人知的。当时,国内外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中国还有这么一个地方,通往香港的“罗湖桥”,远比其出名。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还有许多国人不知道深圳的“圳”字怎么念,有的干脆读成“深川”。

“听到中央要开发深圳的消息,我爷爷就想着调回家乡工作。”晶报综合办人事主管陈俐茵一家是地地道道的深圳大鹏布新村人,她爷爷当时在惠阳县担任组织部人事局局长,1981年调任宝安县政法委,办公地点就在现今的地王大厦后面。她感慨,如果没有当时爷爷一片建设家乡的热情,自己此后的人生或许也将全部改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