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餐巾纸上的税收革命:拉弗曲线传奇

作者: 仙阁故事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13日 21:41:25

最佳税制应该能够具有帮助穷人致富的效用,但不能导致富人变穷。拉弗指出,日常生活中,“扶贫”的最佳办法是给穷人创业和发展创造更多的机会和空间,但政府却更热衷于用高税率惩罚和剥夺富人。在历史上,政府通过高税率来重新分配财富的做法很少有成功的先例。
一场晚宴与餐巾纸上的几条曲线
1974年12月的一天,一群美国人汇集在首都华盛顿的一家名叫“双洲”的餐厅里聚餐。这是一家古老而宏伟的餐厅,坐落在宾州大道上,与美国财政部大楼相对,跟白宫只隔着一栋建筑。当晚参加聚会的这群人里,有《华尔街日报》社论版副主编瓦尼斯基(Jude Wanniski)、白宫办公厅主任拉姆斯菲尔德(Don Rumsfeld)和他的助手切尼(Dick Cheney)。还有一位,就是日后大名鼎鼎的亚瑟·拉弗(Arthur Laffer)博士。

拉弗,美国经济学家,供给学派的代表人物

拉弗,美国经济学家,供给学派的代表人物

拉弗当时还是个年方34岁的小伙子,开始的时候他只是静静地坐在角落里听旁人高谈阔论。据在场的人回忆,当大家谈到福特总统制止通胀和经济脱困的计划时,这位年轻的博士从口袋里掏出一支圆珠笔,随手在一张餐巾纸上画了几条曲线,据说是用来说明税率和经济增长的关系。当时旁边的人也没多加注意,大家继续吃饭、聊天,之后也就散了。如同那里举行过的几百场政治圈晚宴一样。
归齐还是编辑先生更敏感些。瓦尼斯基事后偶然想起了这件事,在《公共利益》(The PublicInterest)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把拉弗博士随手画的那几条线展示出来,而且给它起了个好听的名字:“拉弗曲线”。这已经是几年以后的事情了,却引起了当初未曾发生的“共振效应”。小布什任内升任副总统的切尼回忆拉弗曲线产生的过程时说:“拉弗想要阐明的重点,正是供给学派的理论基础,那就是:减税能够改变人们的行为——人们会更加努力地工作,创造出更多的产值,我深信维持低档税率的重要性,我还相信这样做能够为政府提供出更多的税收。在里根任期内,我们中的许多人都成为供给学派的拥护者。”
这个当时还缺乏完整体系的、尚未发展成熟的“异端”学派,异乎寻常地受到美国政府的青睐,成为“里根经济学”(又称‘里根经济复兴计划’)的主要理论依据。拉弗本人就是因为这几条留在餐巾纸上的曲线而一举成名,被奉为“供给经济学之父”,亦成为自20世纪30年代“精品经济学家”凯恩斯之后迅速施展政治影响力的经济学家。这一现象在西方经济学说发展史上也是极为罕见的。
高税率不一定增加税收,低税率不一定减少税收
拉弗曲线有着不同一般的逻辑,这逻辑似乎只有用在税收问题上才能够成立,不懂或不愿费心观察研究税收问题的人,似乎很难一下子就明白这个独特的逻辑:高税率不一定增加税收,而低税率不一定减少税收。
它从学术上阐述了这样一个原理:导致零税收的税率一定有两种,一种是零税率等于零税收——看似什么都没说,其实不那么简单,因为同时还存在着另一种情形:100%的税率也会导致零税收。因为如果政府把你的所得全部拿走,那你也就不会再去工作了。无人创造财富,也无人照章纳税了,政府收入来源就会枯竭。但实际上,人们为了生活还是要工作的,只不过他们不会再规规矩矩地申报纳税而已。

餐巾纸上的税收革命:拉弗曲线传奇

拉弗曲线阐述的另一个道理是,在零与百分之百这两个税率之间,有两个税率能产生一样的税收结果,即在较小的税基上实施较高的税率,以及在较大的税基上实施较低的税率。拉弗曲线并未断定减税会增加税收还是减少税收。税率改编后的税收额如何变化,还得看其他因素的影响,如税收征管力度、法律的执行情况、税负计算的口径和时间,以及地下经济的规模等等。
如果沿着曲线的走向观察,你会发现左边的纵轴越高,税收不仅不跟着升高,反而会愈加递减。理由很简单:当税率上升到过高的位置时,人们投资和创新的热情肯定会下降,政府的收入自然会减少。那么什么是税基呢?它不过是某种税的经济基础,例如流转税的课税基础是流转额,所得税的课税基础是所得额,房产税的课税基础就是房产的价值等等。说到底,影响税负的最重要因素还是在税收之外:工作热情、投资动力和创新的积极性,以及人们为了做这些事甘愿承担什么样的风险等等。税收与它们个个都密切相关。
供给学派主张减税政策或轻税机制以促进经济增长,其实并非是全新的税收理念,也说不上是激进的观点。如斯密在《国富论》里的说的:“高税率会阻止人们购买课税商品,或鼓励走私,而政府税收反而不如税率较低的时候。”斯密还说:“法律和政府的目的,是保护那些积累了巨资的人,使他们能够平安地享受劳动成果。”
奥地利学派被认为是古典自由主义忠实传承者,它的思想领袖之一米塞斯说,如果人们无法获得本属于自己的资本,那他们宁愿把它们毁掉。他指出:“人们通常认为这种没收式的课税只是有损于直接纳税的富人,很明显,这是个谬误。”他引用安•兰德小说《阿特拉斯耸耸肩》中的故事说,石油家被政府掠夺,最后宁可烧毁他的油井,也不把财产交给掠夺者。由于资本额的减少,经济的发展和技术进步将受到阻碍,劳动生产率难以提升,工人的实际工资率也无法增加。

米塞斯,20世纪经济学大师,被誉为“奥地利经济学派的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