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阎王来信了3独孤求吓

作者: 仙阁故事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29日 14:40:23

  独孤求吓(1)

  今晚过后,江湖上将会留下一个狗头人的传说。

  林心桃是海华妇科医院的一名美女医生,虽然是刚工作才两年的青年医生,但心灵手巧,天赋异禀的她已经技艺娴熟,业绩突出,广受好评。

  一个阴雨绵绵的下午,已近下班时间,天昏沉沉的,林心桃送走最后一个来妇检的孕妇,收拾着东西准备回家,就在这时,郑主任风风火火地闯进她的诊室 ,对林心桃说:“林医生,快来手术室,有个难产孕妇需要紧急剖腹产。”

  林心桃犹豫不决,说:“手术应该是王医生做的啊,我的经验没有王医生丰富。”

  郑主任擦了把汗,说:“王医生刚好不在,现在又是下班时间,医院医生少,现在只有请你帮帮忙了,时间不等人啊。”

  林心桃点点头,跟着郑主任匆匆赶往手术室,远远地看见手术室门外一个黑皮肤,长得敦实憨厚,穿着质朴的中年男人焦急地来回踱步,他看见郑主任和林心桃过来了,就哭丧着脸,用乡下口音乞求说:“医生,救救俺媳妇……救救俺媳妇……”

  进了手术室,黄木灵医生和周甜蝶医生已经在里面急急忙忙地做术前准备工作,手术台上躺着一个五官因痛苦而扭曲,翻着白眼,口水横流,不停抽搐哀嚎的孕妇,孕妇的肚子大得吓人,皮肤紧绷到极点,仿佛轻轻一触就会爆炸,且呈现青紫色,一看就知道情况万分危急,命在旦夕。

  林心桃匆匆换衣,消毒,带手套……大家以最快速度完成术前准备,打开心率测试仪,开始麻醉孕妇,郑主任主刀,黄医生、周医生和林心桃协助……输氧、输血、递钳递刀,纱布吸血……四人围着孕妇,神情凝重,手中的动作紧而不乱,繁杂而有序……

  心率测试仪一直有节奏地“嘀……嘀……”地响着,随着声响的节奏,屏幕上高光亮的点上下跳动,划出起伏的折线……

  孕妇的肚子一层层被锋利的手术刀切开,红色的肌肉,白色的脂肪,子宫外膜,子宫内膜……最后子宫被划破,里头包裹的东西混着大股羊水和血水一下子窜出来……

  “哎呀妈呀……”四人不禁异口同声地失声惊呼,连连后退,郑主任手中的刀差点扔到地上,从医三十余年,他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可怕的事情。

  独孤求吓(2)

  孕妇子宫里窜出来的并不是正常的婴儿,而是一大团乌黑蜷缩的肉块,郑主任压了压惊,靠近一步,低头仔细观察肉块,肉块渐渐舒展开,体积刹那间增大许多,能够看清四肢和头……猛然间,郑主任顿感不寒而栗,“啊……”地后仰,靠在墙上,他看见那肉块的头……那颗乌黑的头……不是人头,而是一颗狗的头!此时的狗头,正圆睁着血红的眼珠子,随着眼珠转动,鲜红的血水沿眼角往外流,狗嘴突然张开,发出一阵阵婴儿的啼哭,把四人吓得呆若木鸡。

  就在这时,心率测试仪发出“嘀……”的连续不断的长音,屏幕上的高光亮点划出一条直线,孕妇心脏停止了跳动。

  “快抢救!”郑主任大喊,率先行动起来。

  黄木灵赶紧去拿电击器,周甜蝶手忙脚乱地给孕妇做心脏按压,郑主任想将狗头婴抱出来,还没等他伸手,狗头婴倏地从孕妇腹腔里腾空而起,直接扑到郑主任脸上,一口咬下,只听得郑主任一声惨叫,即刻倒下,满脸血污,脸部中间一个灌满血液的黑洞,鼻子不见了……狗头婴又是一纵直扑周甜蝶,周甜蝶大嚎着条件反射地挥手一挡,狗头婴一口不偏不倚地咬在她的手掌心,霎时,周甜蝶感觉撕心裂肺的痛,再一看,半个手掌已经被咬掉,断裂处筋脉和碎骨参差不齐,大量热乎乎的鲜血从破裂的血管涌出喷洒在地,这时,黄木灵拿着电击器过来,狗头婴一蹦三尺高,扑向黄木灵,黄木灵眼疾手快对准狗头婴就是一电击,狗头婴被电到,翻滚着跌落地上,然后“叽……叽……”高亢尖锐地嚎叫几下,就窜到窗边跳窗而去,消失在窗外漆黑的夜幕中。

  手术室内,郑主任昏死在地,周甜蝶也倒地抽搐,痛得打滚,孕妇早已断气。黄木灵和林心桃心惊胆战,还没从刚才恐怖血腥的一幕恢复。突然,手术室的门被推开,几个值班医生冲进来询问情况,他们身后跟着那个敦实憨厚的中年男人。

  值班医生快速将伤者送去治疗,中年男人则扑在死亡的孕妇尸体上嚎啕大哭。黄木灵和林心桃随着值班医生走了,手术室只留下斑斑血迹和中年男人伤心欲绝的哀嚎。在寂静的夜间医院显得无比阴森恐怖。当后勤人员再次进入手术室时,中年男人和孕妇的尸体已经不见了。

  黄木灵和林心桃向领导说明了事件经过,虽然难以置信,但又不得不信,因为周甜蝶和苏醒过来的郑主任也异口同声地证实了她们的说法。

  这件可怕的事看似就这样过去了,它所造成的阴影却一直缠绕在经历过它的人们的内心。

上一篇:面馆的面

下一篇:龌龊的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