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全心全意支持你的工作,就是我爱你的方式

作者: 仙阁故事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22日 21:34:00

  【编者按】为了全力支持爱人工作,东风航天城的嫂子们,有的辞掉了令人羡慕的工作,有的放弃了蒸蒸日上的事业,甘愿在荒漠戈壁陪伴家人。正是因为她们,航天工作者才能放下各种羁绊,心无旁骛干事业。航天发射连战连捷的背后,有她们勇于坚守、甘于奉献的家国情怀;航天强国的征程中,有她们不辞辛劳、默默付出的忙碌身影……

  全心全意支持你的工作,就是我爱你的方式

  我的爱人李成,是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一名普通的航天科技工作者。我与他从认识到结婚仅仅13天。回顾快20年的婚姻生活,虽然充满心酸但从不后悔。

  我与李成是2000年春节后在媒人的介绍下认识的。那天我们约好在镇上见面,刚到路口,便看见一个身材高大威武的男生向自己招手:“你就是潘冬梅吧?”踏实、心安,这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

  初次见面,看着他拘谨、不知所错的样子,我偷偷笑出了声,“你不会是连一碗拉条都不舍得请的老抠吧?”一句玩笑话让略显尴尬的气氛有所缓和。就这样我两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听说你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工作?”

  “对,在那好多年了。”

  “听说你家里把你叫回来给你找媳妇呢?”

  “嗯……我是专程过来找你的。”

  距首次见面仅隔10天,2000年元宵节刚过,李成来我家拜见父母,两家人一见如故。期间,李成提出早择良日,父母更是干脆,“择日不如撞日,只要你们情投意合,哪天都是良辰吉日。”如此,只交往13天,我就成了他的新娘。

  如愿成为其妻,还未享受航天家属的荣耀,已感其艰辛不易。新婚不久,李成便因执行某厂房设备改造任务要提前返回单位。我只有把所有的不舍都化作临行前的嘱托。之后的五年里,除了每人多了个珍贵的红本子外,我们和单身时几乎没有区别。我们分居两地、相隔千里,只能靠书信传递彼此的思念。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婚后半年,怀了四个多月的一对双胞胎意外流产,引发了身体浮肿,浑身又疼又痒,加之嗓子里又长了肿块。身体和心理接二连三的折磨使我几近崩溃,我多想靠在他的肩头痛快地哭一场。那时整天泡在技改一线的李成,被繁重的任务压得喘不过气来,加之2000年那会通信不畅,他还不知道我们的孩子已经没了。

  分居两地,怕影响他工作,我从来不主动联系他,偶尔写写家信,也只说家里一切都好。2005年,他被中心选取为高级技师,至此,我们结束了拉锯式的日子,盼来了一家团圆。

  可随队后才发现,虽然家属院与单位仅一墙之隔,可我们在一起的时光依然屈指可数。他就像大漠中的红柳一样,随着任务的风向摇摆,每天披星戴月,从早忙到晚,家成了他短暂栖息的客栈。作为单位的技术骨干,每逢任务领导必点名让他参加。多少次,一家人正吃着饭,一个电话就让他匆忙放下手中的碗筷。

  每逢重大任务前夕,他经常是天不亮就出去,晚上十一二点才回来,看到他日渐消瘦的身影,心里又气,又心疼。儿子整天见不到爸爸,不禁问道:“我们不是到爸爸的单位了吗,怎么还是见不到爸爸?”有时候,他难得不用加班,答应儿子吃过饭陪他出去转转,小家伙儿开心地手舞足蹈,嘟囔着小嘴一个劲地喊着:“爸爸陪我出去玩喽……”

  有一次,当我走进灯火通明的厂房,看到他和同事们个个挥汗如雨,一丝不苟的样子时,我忽然明白,在航天人眼里,岗位就是战位、工作就是事业,他们将任务看得比生命都重……

  没有温馨浪漫的爱情故事,只是初次见面就托付一生。回顾这一段不算太长的婚姻生活,它就像一首悠远绵长的歌,轻声附和,一半甜蜜一半苦涩。我想,等我们两鬓斑白、背影佝偻时,我们一定会牵紧对方的手!那时的我,会是他的左膝;他,会是我的依靠。而我爱他的方式,就是全心全意地支持他做自己信仰的事情。(口述:潘冬梅整理:黄涛 光明日报全媒体记者张亚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