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古代哪些名人曾是性奴所生

作者: 仙阁故事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27日 17:13:16

  中国古代女性的地位很低,这是常识,比如“三纲五常”、男尊女卑,等等,人人皆知。低到何种程度,又是非常识了。“名人的母亲是性奴”,如此巨大的感觉落差,在今天绝对耸人听闻;而在古代,鲜为人知或许可能,却并不令我惊讶,因为这是客观历史,也正是女性地位低到极致的体现。
  
  有个故事出自《战国策》,说楚考烈王没有生育能力,来自赵国的客卿李园,心生一计,先把亲妹妹李嫣送给执政的春申君黄歇,待妹妹怀孕,又转赠考烈王,从此,考烈王的王冠变得绿油油的了。李嫣沦为性奴以后,肚子倒也争气,“先后”生了两位名人,一是成功抗击秦魏联军的楚幽王,一是继位两个月即被杀的楚哀王。
  
  哥哥无耻之尤,那也不必啰嗦了,既然是讨好权臣和君主的“贡品”,李嫣的地位就高不了。她自己也有自知之明,对春申君说:“妾之幸君未久,诚以君之重而进妾于楚王,王心幸妾。妾赖天而有男,则是君之子为王也。”定位非常准确,性奴加生育机器。
  
  奇怪的是,她并非生的是双胞胎,先跟春申君有一子,考烈王无生育能力,后面的儿子父亲该是谁?莫非还与春申君通奸?赵炎晕了!楚哀王被杀,作为王太后的李嫣,竟自身难保,随后被养子赐死。
  
  阳翟大商人吕不韦的传记,读过的人不少。他有一位美丽且能歌善舞的侍妾,史称赵姬,也是性奴身份,怀孕以后,转送秦国庶公子异人,后生下嬴政,即大名鼎鼎的秦始皇。嬴政即位,赵姬贵为太后,性奴的身份有无改变呢?大概没有。
  
  司马迁有一句话说得很清楚:“上(秦始皇)之雍郊,毐恐祸起,乃与党谋,矫太后玺发卒以反蕲年宫”。也就是说,赵姬后来的奸夫嫪毐并不怎么尊重太后老佛爷,该谋反谋反,该利用利用,该发泄发泄,说白了,在嫪毐那儿,太后就是一老性奴罢了。在这过程中,嬴政放逐生母,实为不该,赵姬何罪之有?千古一帝也不怕遭雷劈!
  
  需要说明的是,汉武帝刘彻的生母王娡,跟赵姬的情况相似,都是靠名人儿子改变命运,但性质却又不同。赵姬一辈子被别人性奴役,王娡则继承了母亲臧儿的贵族血统和权谋心机,尤善裙带关系,影响政局至深,最终奴役了天下,并开创外戚专权的历史先例。这种强悍女子,跟性奴可沾不上边。
  
  北魏宣武帝时,有位武将叫魏子建,字敬忠,做过骠骑大将军。此君不贪财,也能清贫自守,就是放不下女人。他曾多次外放要职,官越做越大,身边女人越来越多,却始终不立正妻,或都是正妻。这种奇特现象,赵炎以为可能跟少数民族的习俗有关。在东益州(陕西略阳)刺史任上,朝廷赐给他两位籍没之女(犯官女眷),他不满意,又在当地遴选了几位美少女,统统当性奴使用。
  
  有位性奴运气颇佳,怀孕后生了一个大名人,名字叫魏收。我们今天常读的二十五史,其中的《魏书》,就是魏收撰写的。
  
  魏收这个人,虽然不会打仗,却比他老子有才,年轻时就机警能文,与温子升、邢子才号称当时三才子。他也继承了父亲的好色基因,生性轻薄,阅女无数,得一个外号叫“惊蛱蝶”。可他的性奴没一个肚皮争气,最后连个儿女也没生出。魏收的轻薄个性,也体现在他的文风上,《魏书》写完时,曾被人责为“秽史”。对此,北齐文宣帝高洋倒颇为欣赏,赞美说:“好直笔,我终不作魏太武诛史官”。
  
  我翻阅了不少资料,楞是找不到魏收生母被其赡养送终的记载,想想不免令人揪心!
  
  稀奇的是,东晋有位贫家女,叫李络秀,是为提高家族地位自甘做性奴的,也生了一位大名人。《世说新语·贤媛》记载,安东将军周浚出猎,到李家避雨,发现李络秀精明能干,就想娶回去当小。李氏父兄很有志气,坚决反对,但李络秀却答应了。她说,我们家道中衰,能给贵族当小老婆,家门地位便会提高。在古代做小,跟性奴无异。
  
  李络秀后来生下周顗,这儿子很有名,跟王导在一起玩,玩出了两个成语。一个是“伯仁由我”,或谓“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另一个是“空洞无物”。周顗,字伯仁。李络秀自己呢,家族地位是提高了,而她的命运却并无丝毫改变,早早就香消玉殒,离开了人世。
  
  周密的《齐东野语》也有记载:南宋着名学者陈良贵和潘了翁,是同母异父兄弟,他们共同的母亲,就是陈良贵父亲所买的性奴。原来,陈父和潘父同朝为官,友情颇深。潘父久婚无子,对陈父已有数子非常羡慕。陈父就说,他的一个性偶极能生育,幼子(指陈良贵)就是她生的,可借给你用。潘父借了陈家这个性奴,果然生了儿子,即潘了翁。
  
  当时朝野有许多人指责潘、陈淫乱,拿女人不当人当性奴。但是,当陈良贵和潘了翁都成了名人以后,生母随即成为两家之“母”,又被坊间演绎成“以礼待母”的佳话。人子孝顺母亲,天经地义,咋成佳话了?古人的所谓佳话,还有一个代名词,叫笑料。笔者很为这位母亲感到不平!
  
  实际上,如果仔细研读史书,我们还能找出许多古代名人的母亲曾是性奴。她们的命运均有一个共同的规律可循,即充满变数。要么由贱陡贵,要么由贵陡贱。陡贵者总是以众多的受害者为代价,陡贱者也多由丈夫心思变化而迅速进入火炕,地位非常的不稳定,但身份却永远稳定,无论贵贱,都是性奴,不以有无名人儿子为转移。因此,算是一个极致,根源就在于没有相应的礼法保障,想想今天的“二奶”,你懂的。(文/赵炎)

 
相关文章推荐:

揭秘:世界最早的性奴交易(珍贵图片)

史上唯一的女状元傅善祥,为何沦为性奴?

貂蝉的结局:被曹操囚禁当“性奴”?

明英宗朱祁镇竟然是宫女所生

秦始皇的生母赵姬:深宫养“性奴”

真实的秦桧:曾是力主抗金反对求和的强硬派